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国际新闻 > 正文

2019年中国经济前低后高,首席经济学家怎么看待

时间:2019-05-18 05:49来源:国际新闻
原标题:首席对策 | 独家专访陆挺:减税、扩有效基建、增发国债应“三管齐下”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首席对策 经济观察网 记者李晓丹对于2019年中国经济的走势,首席经济学家

原标题:首席对策 | 独家专访陆挺:减税、扩有效基建、增发国债应“三管齐下”

图片 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首席对策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晓丹对于2019年中国经济的走势,首席经济学家们觉得最有意思的是,预期变了,而且是海外市场比国内更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独家专访陆挺:减税、扩有效基建、增发国债应“三管齐下”

在3月21日召开的首届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首席经济学家对2019年中国经济走势的预测是:全年经济前低后高,最早会于二季度触底。

2018年,中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全球经济充满了不确定性。下半年以来,在持续推进平稳去杠杆的基础上,更为宽松和积极的货币、财政政策将重点支持基建投资,此前政府已经宣布减税降费的措施,同时调高地方政府发债的额度。

压力还在,预期改变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轮特殊的信贷周期?下一步货币、财政政策应如何配合以平滑周期?基建和地产调控的走向如何?资本市场又存在哪些结构性机遇?

2018年的中国经济,经历了不小的挑战,内部要去杠杆,外部则要应对贸易摩擦。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曾经悲观地预测:2018年可能是过去10年最差的一年,也可能是今后10年最好的一年。

本期《首席对策》针对上述热点问题独家专访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陆挺表示,这轮经济下行的触底仍需一定时间,“2018年是经济增速下行的一年,因为我们很多信贷增速的提速是在2015年,恰好是三年前,是一个信贷周期,那时候借的钱现在就要还了,所以今年的信贷增长即使没有去杠杆,也会比前两年低。去杠杆后,增速更低了,这不大可能只花一两个月就马上反转过来,尤其是考虑到2015年到2018年初,整个这一轮的信贷增速积累了一批新债务,所以要再增加新的债务,难度是比较大的。”

京东数科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内部和外部的压力确实让市场对中国经济走势的判断较为悲观,但是变化从去年四季度就已经出现,先是中美贸易谈判抓住了最后的机会期,有了重要转折;今年的两会期间,中国公布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减税,达到两万亿的减税规模,这些都扭转了悲观的气氛。

至于究竟应该以什么政策来提升经济增速、提振市场信心,陆挺认为最应该做的是“真正的减税”。他强调,如果以投资基建的方式来提升经济增速,需要注意投资的有效性,“有些基建项目对未来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小,可以适当的压缩。”

“2018年第一次发生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逆转。” 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从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国际上主要投资人对中国担心从“硬着陆问题”变成了“高杠杆问题”,这意味着对中国经济的关注从近期变到了远期。

陆挺同时建议,由于人口不断流入一、二线城市,应该给一些强二线城市更多政策支持,并适度扩大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应该有十几个城市,每个城市达到两三千万人这样的规模,对中国13亿人口来讲,这是一个更合理的布局。这样就会有很大的空间去发展基建和地产。”

“去年从国内A股市场的表现,到跟国内的投资人、国际投资人的交流来看,发现发生了一个巨大变化,这是最近十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离中国越近的投资人去年越担心,离中国越远的人越放心。“乔虹说。

他也预计,此次扩大基建投资不太可能造成通胀大幅上升。“如果大规模基建的同时,辅之以大规模的信贷投放,的确可能会对通胀有一定的影响,尤其可能会对上游的大宗商品价格有一定影响,但是实际上,现在我们扩大基建的过程中,并没有太多的乘数效应,通胀的压力可能没有那么大。”

乔虹认为,国内和国际预期差异的背后是,国内和国际对中国经济关注的问题不同,国内市场担心三个问题 ,去杠杆过度、中美贸易摩擦以及国进民退,国际市场但是则是另外三个问题,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中美贸易关系恶化、美联储加息。

更重要的是,一边是减税、扩基建,另一边难免会造成财政负担,对此,陆挺提出了第三个建议——“如果有‘窟窿',通过中央财政,通过增加国债发行来解决,效果是最好的,因为中央财政发行债务的成本最低(例如远低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海外发债的成本等)。”

北京时间3月21日凌晨,美联储在3月议息会议上公布货币政策声明,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区间维持在2.25%-2.5%,2019年不加息。中美贸易谈判向着好的方向进展,美联储宣布年内不加息,都对预期改善起到了不小作用。

除了上述“三管齐下”的中长期建议,陆挺还展望了近在眼前的美联储加息及中国货币政策。北京时间9月27日凌晨2点,美联储将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目前接近100%,各界对于中国此次是否应该跟随加息5bp有诸多讨论。陆挺认为,此次“不跟随”的概率较大,且央行很可能在9月或10月降准一次,为大量地方政府债的发行提供充足的流动性。

但是,预期改善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减弱。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就表示,经济下行压力还很大,传统的政策空间在变小,尤其是杠杆问题。

尽管眼下中国经济面临诸多挑战,但陆挺认为A股并非没有机会。“目前,股市估值较低,随着一些政策的出台,经济可能在一定时候见底,股市中真正能够符合中国未来发展潮流、能够跟随中国经济未来结构变化、能够从中得到快速增长的那些行业、板块和企业,相信还有不少的机会。”他称。

对去杠杆的讨论

陆挺于2018年加入野村证券,现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他目前带领中国经济研究团队对中国的经济走势进行预测,并致力于研究影响中国发展的宏观经济专题。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通过国际测试比较发现,人们往往关注杠杆率水平,却忽略了杠杆率增速,就中国的杠杆情况来说,目前的杠杆总体水平不是最高的,但是杠杆增速却快于国际水平,这是最需要注意的风险。

加入野村证券前,陆挺任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全球研究主管、机构销售和交易主管等职。之前,陆挺任职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杠杆率的问题到底是水平过高、还是增速太快,换言之,经济决策重点应该是去杠杆、还是稳杠杆?”黄益平说。

陆挺获得了众多行业荣誉,包括2013年被《亚洲货币》评选为最佳经济学家,在2013至2015年《机构投资者》全亚洲经济学家评选中蝉联第一名,并于2017年带领他创建的华泰证券研究和销售团队在该杂志评选中取得中资券商有史以来的最高排名。

黄益平认为,未来的杠杆率调整方向,应该从杠杆率比较高的企业部门转向杠杆率相对比较低的居民部门,而居民杠杆率的快速上涨,不过2019年的居民杠杆率还会进一步上升,这会对消费起到抑制作用。

编辑:国际新闻 本文来源:2019年中国经济前低后高,首席经济学家怎么看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