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回馈社会 > 正文

灾情就是召唤——安徽抗洪一线自救互救的故事

时间:2019-09-15 22:50来源:回馈社会
新华社合肥7月10日电虽远在异乡,但灾情就是召唤,容不得迟滞回家的脚步。在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郭仁村,从6月28日汛情开始“冒头”起,村里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就在短短两三天内赶

新华社合肥7月10日电虽远在异乡,但灾情就是召唤,容不得迟滞回家的脚步。在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郭仁村,从6月28日汛情开始“冒头”起,村里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就在短短两三天内赶回了一大半。

新华社合肥7月11日电(记者王正忠、王圣志、杨玉华、姜刚、杨丁淼、陈诺、鲍晓菁)暴雨!特大暴雨!31条河流超警戒水位;河道堤防累计出现险情1100处;溃破千亩以上圩口106个;43万多人日夜奋战在抗洪一线;紧急转移安置群众超过100万人……

7月4日至6日,郭仁村漳湖大堤长达500米发生多处渗漏和管涌,一旦守不住,漳湖大堤就会“撕口子”,全村都将变成一片汪洋。到了情势最凶险的6日深夜,村党支部书记王月红开始担心大堤守不住了。没想到,夜色里赶来了50多个小伙子,值班的、不值班的、刚赶回家还没来得及休息的,全来了!这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甩开膀子“拼命一样”干了一整个通宵,终于保住了大堤。

洪灾当前,汛情就是命令!在这场与时间赛跑、与洪水抗争的防汛抗洪大战中,安徽省受灾各地迅速行动,各级党员干部、武警官兵和人民群众并肩作战,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力争将灾害损失减少到最小,谱写着江淮大地战天斗地的壮歌。

“我生在这个村、长在这个村,50年了,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什么是团结齐心、什么是亲如一家。”王月红动情地说。

危急关头,他们是生命“方舟”

抢险结束后,这支临时形成的队伍变成了抗洪青年民工组,运送物资、巡堤查险、帮助困难户……

背部紧贴着湍急的洪流,如注暴雨劈头盖脸砸得无法睁眼,潘东旭仰面朝上,手脚攀在一根钢索上,滑过一条六七米桥梁垮塌的河流,抵达被洪水围困的长源村,成为第一批赶到的救援干部。

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9日提供的数据显示:这场自6月底以来肆虐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洪涝灾害已经造成安徽全省830多万人受灾,3万多间房屋倒塌,超过43万人日夜奋战在一线巡查防守、抗洪救灾。

“浑身湿透,头发一捋捋贴在额前,一脸狼狈。”金寨县吴家店镇长源村村民汪财金回忆起县委书记潘东旭在他家歇脚时的样子,记忆犹新。这个曾经对干部有点偏见的村民说,“没想到一个县委书记真的能够为救村民拼上身家性命。”潘东旭“狼狈”的形象也引来社会舆论的一致点赞,两天内他滑索救援的视频点击突破40万次。

头顶着毫无遮挡暴晒下来的烈烈阳光,身边是浪头涌动快要“舔”上堤坝的滔滔洪水,7月9日,71岁的安徽巢湖市中垾镇滨湖村村民徐忠义照例巡查着巢湖大堤,黝黑的脸上神情严肃,却不见一丝惧色。

长江、淮河贯穿而过的安徽正在遭遇着仅次于1954年洪水的侵袭。沿江湖泊全部超警戒,内河普遍水满为患、险情频发。截至7月7日,全省溃破千亩以上圩口106个,涉及面积超过36万亩,其中万亩以上圩口7个。

而对抗洪一线数以万计的群众而言,这场洪水既是共同的难关,也是必赴的战场。

“水涨堤涨、人在堤在”,望江县漳湖圩上矗立着醒目的大红标语,在最危急的“五九圩”堤段,武警水电二支队和武警安庆支队300多名官兵在这里日夜鏖战,他们每天休息只有三四个小时,脚上红肿溃烂,肩头被沙袋磨破,但依然守在大堤上、站在洪水里。由于极度疲乏,有的战士抢险后,穿着满是泥浆的衣服,躺在堤上就睡着了。

“干部们都说我年纪大了,劝我多回家歇着,可我家离大堤只有十分钟路,守大堤为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你看看全村有谁不上堤?除非瘫了不能动了,不然我肯定得来!”徐忠义斩钉截铁地说。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子弟兵的身影!自灾情发生以来,安徽省军区、省武警总队相继出动官兵超过3万人次堵管涌、护大堤,在洪水和群众之间,筑起一座钢铁长城!

经历过6次大洪水、无数险情,曾经眼看着家门口的圩堤数次被撕开,又一次次亲手在洪水退后完成家园和堤防重建……这些抗洪抢险的宝贵经历使徐忠义成为村里的资深“土专家”,什么时候该抓紧排水避免圩区出现内涝,哪个阶段要关闭涵闸预防巢湖高水位“倒灌”,他都能提前判断,给大伙儿提示。尽管大堤上有市、区、街道各级干部驻点包保,但他和村民们还是坚持不下堤、不停工。

“面对滔滔洪水,子弟兵给我们壮了胆,党员干部给我们当靠山。”在安徽抢险抗洪一线,这样的话成了群众的共同心声。

“现在的巢湖水位已经超过了1991年大洪水时,堤坝泡了这么长时间,最怕的就是风浪!”老徐指着一棵棵紧挨着堤坝,倒插进洪水中的杨树对记者解释说,“就地取材、砍树倒栽、大石固定,这是最节省时间、节约开销的防风浪办法了。我就算砍不动树,也能跑跑、看看,随时给年轻人说说,让他们万一遇见险情别慌了神儿!”

安徽先后有31条河流超警戒水位、其中13条超历史最高水位,河道堤防累计出险超过千余处……哪怕浊浪滔天,险象环生,天地间莫贵于人。

守护着受灾地区群众的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素不相识的人们。在芜湖市镜湖新城实验学校,面对络绎不绝、自己骑车开车送来物资的社会组织和市民们,这个安置点24小时轮流值班的老师和志愿者们都惊讶不已。

“宁听群众骂,不听群众哭。”面对降雨量、内河水位“双超历史”的罕见洪灾,无为县县委书记奚南山要求全县党员干部在转移受灾群众中必须做到不漏一户、确保生命安全。

“政府调拨的物资还在路上,这里的物资就一下子满了!”校长蒋文辉说,“被褥、席子、食品、花露水……各种各样的生活必需品全都涌了过来,前一分钟还只能称为过渡安置的教室,转眼间已经像个家的样子了!”

奚南山说,长江流域十多年未发生大的洪水,很多群众对灾情估计不足,在转移安置中不愿走不想走的情况很多,我们最后要求必须强制带离,背也要把危险地带的群众背出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为了最大限度保障群众生命安全,安徽省坚持尊重自然、堵疏结合的理念,有保有守,坚决果断转移低标准圩口、水库泄洪影响区等高危险区内人员。坚持“蓄泄兼筹”的方针,提前调度重点泵站抽排内水、重要水库错峰纳洪,及时调度蓄洪区开闸蓄洪,疏导洪水。

编辑:回馈社会 本文来源:灾情就是召唤——安徽抗洪一线自救互救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