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回馈社会 > 正文

公益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记我校2015年度

时间:2019-05-11 09:49来源:回馈社会
91岁老人离世,一生未娶,骨灰要三年后才能领!原因让人泪目…… “孩子,你真的想好了吗?”年迈的父母目光颤抖,祈求地看着女儿。 他历经坎坷,91岁一生未娶,晚年租住在杭州

91岁老人离世,一生未娶,骨灰要三年后才能领!原因让人泪目……

“孩子,你真的想好了吗?”年迈的父母目光颤抖,祈求地看着女儿。

他历经坎坷,91岁一生未娶,晚年租住在杭州。度日节俭,老爱去浙江图书馆看书,中饭只吃几个馒头,社区募捐的捐款名单里却从来少不了他的一份。4年前,老人瞒着家人,签下了一纸遗体捐献委托书——“在我的身子动几刀,开膛破肚都随它去,反正我已不在了。重要的是让那些医学生将来在病人身上不划错一刀。”

“我想好了。爸,妈,相信我,这是我的选择。”年轻的姑娘握紧手中的笔,坚定地在申请人一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生清苦

这位姑娘就是我校12本硕王翠翠同学,学校2015年度“学习雷锋在行动”先进个人和“十佳大学生”荣誉称号获得者。2014年4月,这位爱笑的阳光女孩在《志愿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和信息,志愿捐献自己的器官和遗体。该事迹被合肥故事休闲频道《夜线独家》所报道,王翠翠这个名字也为许多人所熟悉。

在杭租房过了后半生

捐献血液,点滴汇成生的希望

10月20日,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基础医学实验中心里,十几位大一医学生为91岁的老人举行了一场安静肃穆的告别仪式。

从小,王翠翠就是个善良的女孩,只要可以帮助别人,她总是尽一切努力。王翠翠读高二时,她的一个同学不幸患了白血病。王翠翠带头捐献了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还跟大家一起去探望那位同学,希望能鼓励他坚强地活下去。看着同学痛苦的样子,王翠翠到处打听白血病的治疗方法。别人告诉她,捐献造血干细胞可以让更多白血病患者拥有生的希望。从那以后,王翠翠暗暗下定了献血的决心。

图片 1

高中毕业后,王翠翠如愿以偿来到了我校学习临床医学。开学没多久,王翠翠看到了献血车驶进了校园,便立刻站在献血者长长的队伍里。虽然针头很粗,虽然抽血很痛,但是看到那针管中流动的红色,看到自己传递的生的希望,王翠翠激动又欣慰。从那以后,她开始不间断地献血,不仅如此,她还不满足于学校的献血车,而是不断外出寻找献血屋献血。

上周三是重阳节,西湖区文新街道桂花园社区91岁的孤寡老人郑惠琪安静离世了。72岁的侄子郑明华老人遵从逝者意愿,捐献了他的角膜、大脑和遗体。

后来,细心的王翠翠通过查阅文献了解到,由于血小板只能保存5天,而且捐献时耗时较长,所以库存一直相对紧张。为了更好地奉献自己,她决定将阵地转向单采血小板。第一次献血小板是在王翠翠老家的血站,因为对抗凝剂比较敏感,在采血快结束时她身体起了反应。王翠翠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然而采血的护士还是告诉她,她的身体无法捐献血小板。

郑惠琪1927年出生于杭州,1953年时在上海某玻璃厂参加工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郑老在特殊历史时期遭受了不公平的冤假错案而被罚到安徽马鞍山一铸造厂接受改造,直至1984年平反。因岁数已高,他无法回上海,投靠杭州兄长。

倔强的王翠翠并没有就这样放弃,她又悄悄地去了合肥的血站,想再试一次。由于采血机器的型号不同,这次她的身体基本没有不适反应。因为血小板的生长周期比较快,根据国家的规定,半个月就可以献一次。从那以后,这个欣喜若狂的女孩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几乎每个月都会去献一次血小板!迄今为止,王翠翠的献血次数已达19次,其中16次血小板,共15.6个治疗单位;3次全血,共900ml。除此之外,为了帮助更多的人,王翠翠还加入了中华骨髓库,希望为更多的人带去生的希望。

图片 2

遗体捐献,让爱心永存人间

72岁的侄子郑明华依稀记得关于郑惠琪的一些往事,“小伯伯年轻的时候,我父亲、奶奶都还在,他每年开春都要到我们家来的。那一年我十一二岁,小伯伯当时还找了个女朋友带回家里来。我想想,小伯伯马上要结婚了,真好。过了没多久,他打了个电话到我父亲单位,含糊其辞说不结婚了,到安徽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小伯伯是因为在单位里提了一些当时被认为不合适的建议。”

2013年3月,和所有大一的医学生一样,王翠翠开始了解剖学实验课。第一次与大体老师的直接接触,令她既兴奋又紧张。因为长期浸泡在福尔马林里,遗体被泡得有些变形,第一眼的视觉冲击,让许多同学都难以忘怀。福尔马林的特殊味道也刺激得同学们鼻涕眼泪直流,喉咙难受。但是王翠翠说:“第一次的解剖课,虽然生理反应不适,但心里有的却不是传说中的恐惧,而是满满的敬佩,不敢有一丝亵渎。无论他们生前多么平凡,此刻的他们作为医学生的大体老师无言地教育我们,成就一个个名医,是谁也无法超越的伟大。”也正是这次接触,这份敬佩在王翠翠的心里种下另一颗关于公益的种子,一颗更伟大的种子。

直到80年代初,郑惠琪来杭投靠兄长,郑明华再一次见到了两鬓斑白的小伯伯。郑老一生未娶,膝下无子女,独身在杭州租住了几十年,侄子长期为他提供部分租房补助。

一年以后,也就是2014年的三月,偶然有一天,刚下课的王翠翠路过解剖楼,看见了一辆标注有安徽省遗体捐献中心的面包车,一年前的那份情感又从心头涌起,此时的王翠翠已经养成了“按时”捐献血小板的“好习惯”。王翠翠想:“活着,我能一直捐献我的血液,但死了呢,我是不是同样可以造福后人呢?”说干就干,王翠翠在网上查找了关于遗体捐献的相关信息,了解到我国用于实验研究的遗体严重缺乏的现状,也看到了一些平凡人的壮举,王翠翠更受鼓舞,想要捐赠器官和遗体的决心也更加坚定。

4年前瞒着家人签下委托书

然而父母对王翠翠的想法压根无法接受。别说尸骨完整,连入土为安都不可能,这在思想保守的农村是难以理解的。面对父母的强烈反对,王翠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们在上解剖课的时候,看到了许多生前还年轻的大体老师,他们的父母不仅要忍受失去子女的悲痛,还要失去他们的遗体,只为完成他们的遗志,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我是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的人,是要去造福全社会的人,更应该要有这样的觉悟,因为我们是在他们的奉献上一步步走出来的。”看着女儿的不可动摇的决心,王翠翠的父母最终只好同意。

尽可对我开膛破肚......

2014年4月5日,王翠翠最终在志愿遗体捐赠书上庄严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志愿在死后捐献自己的遗体和器官。“人死了也就死了,能为社会做点什么,我觉得很高兴。”王翠翠说。

2014年,87岁的郑老参加了西湖区红十字会关于器官遗体捐献的宣传讲座,第二天一早他便来到西湖区文新街道桂花园社区办公室门口说,“我想登记捐献遗体。”

组织活动,让善心在你我间传递

这8个字说得斩钉截铁,工作人员至今都印象深刻。

2014年,已经大二的的王翠翠因为对公益事业的喜爱,继续留在了红十字协会并担任了部长,彼时的她已经参加过许多大大小小的公益活动,成为了协会里的中坚力量。

得知老人的愿望,社区立即联系了文新街道,一级级地传达了老人意愿。当时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队队长朱强荣向郑老介绍了捐献的具体流程事宜。

临近考试周,合肥各大高校共同组织的“春蕾计划”的募捐活动也拉开了帷幕。这次的捐助对象是中国西部的女童,她们因为贫穷而无法上学,不能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王翠翠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一定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失学女童募集到重返校园的资金!王翠翠和其他高校的相关负责人共同筹划着这次募捐的每个细节,一边准备考试,一边组织募捐活动,有时工作到深夜一两点。

编辑:回馈社会 本文来源:公益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记我校2015年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