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线上娱乐 > 正文

罗氏暴力

时间:2019-05-18 17:42来源:线上娱乐
《追击者》 在《追击者》之前,罗宏镇曾完成过两部短片作品:《完美的红鲷鱼料理》与《恨》,第二部作品《恨》,迄今没有找到片源,故不多谈。但异常出色的《完美的红鲷鱼料理

《追击者》
在《追击者》之前,罗宏镇曾完成过两部短片作品:《完美的红鲷鱼料理》与《恨》,第二部作品《恨》,迄今没有找到片源,故不多谈。但异常出色的《完美的红鲷鱼料理》却已经代表了罗宏镇作品中必然有的某些色彩:残忍、暴力、偏执与黑色幽默。
这几种色彩混在一起产生了属于罗宏镇式的Cult,亦带给了他如短片电影节最佳作品奖与大钟奖最佳短片奖等的荣誉。而当这种Cult被它带入他的第一部电影长片中时,呈现的即为表现严肃犯罪类的某种黑色特质——从后现代手法表现的浮于表层的夸张的执念,转而至现实主义而有的更为深沉的人性的阐述。
从本片的海报上即不难看出,本片大概也有着点吴宇森电影中正反派双雄较量的意思,而从某些角度来看本片所着重表现的的确就全源于对于两名主角的塑造。金允石扮演的主角,外观上本身看起来有着些《老男孩》中崔岷植的既视意味,即带有相当程度的糙感:粗俗、野蛮、乖张——看上去就是扮演反派的料子,而事实上,当着皮条客,捂着钱包里的玩意,行着爆炭之事:或许唯一一点良心只在于对妓女们人格与自由的尊重。
主角最初的追击理应即是紧张而焦虑的,但这些只是囿于利益受损而来的愤怒。而在对于事件有着愈发深入的了解后,于是从只是纯粹的对于利益的追逐转变成基于愧疚而来的关于道德的自我救赎——而这些最终用以暴制暴的行为加以了表现,这种暴力是无差别的,它面对着各个阶层,这种暴力源自于心中的执念,最终也赋予角色不畏生死的强悍。
相对来说,河正宇的角色更有着纯粹的邓衍成先生作品中,反派角色的魅力:彻底地心理变态,残虐的行事,毫无怜悯的凶恶——即便罗宏镇依靠着塑造同等分量角色,以他们的对抗加入人性博弈的内容,让作品本身可能已经高出邓衍成不少,但若需表现着非理性者的暴力,依旧需要河正宇这类角色存在。这个角色可能是相对更为视觉化的,除开那直观的,刺激的暴力,角色本身清秀文弱的面相与铁钎砸颅的变态行为的对比,更能给予观众视觉上的震撼。片中点明了河正宇角色行为的成立理应源自于性功能的缺失,于是通过另一种更为激烈的“插入”,象征性地完成性交,以获得高潮——这肯定算是精神疾病了,甚至于是大脑病变的产物,但终归依旧算是人性,是使用着鲜血与断臂残肢来反映着某种变态化的人性。
其实整部作品中,被摆着很显眼位置的,应该是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从整部作品的核心故事即对于“站街女”的关注,再在故事进展过程中表现的警察执法能力底下,囿于司法流程与手段而出现的无能。全片始终有另一案件作为核心故事的变态杀人案的横向对比:“泼粪事件”,整个案件的描写始终有着写现实主义手法,完全以当事人的滑稽为主,兼之有媒体们的夸张反映。与“泼粪”相比,杀人事件显得无比深沉与严肃,而真正算是大事件的他,却根本反倒无人问津——这也算是某种辛辣的嘲讽了。这些是罗宏镇在短片时代说没有也无法展现的特质,但或许也有着韩影本身注重现实主义电影的原因在里头。
其实变态杀人狂,追击的警察,其实这些终归只是无比老套的题材,但却由于有说服力亦有冲击性的人物塑造,出色的动作表现与人性的描写,足够有张力的剧情,冷峻却强烈的情感起伏,激烈而舒服的节奏,最终让这部作品成为了韩国影史上最为出色的犯罪作品导演处女作。

当然,眼见耳明的Sir还是发现,许多经典的罗氏元素。

《黄海》
《黄海》是一部比《追击者》更为出色的电影了。
虽然它也不再是更为受大众欢迎的都市犯罪题材了,但无论是更为跌宕起伏的精彩故事,还是更令人细思极恐的人性暴力,都让它拥有着《追击者》无法比拟的魅力。
相对于《追击者》对于人性极端的表现,选用了性变态人物,以“非理性”下的疯狂作为核心。《黄海》更注重的或者是理性条件下的内心暴力的展示,进而又用力表现出角色间的真正的人性博弈,表现出更为深刻的暴力——这种暴力不是病态的,不是疯狂的,他是每一个角色之于环境中被一步步被逼迫而成的,它是冷静的,是冰冷彻骨的,它们是关于攻击与狩猎的本能。是破坏、毁灭欲望的展示,是真正的暴力。是真正意义上属于人性中最极端的部分,而不是掺杂交配、性欲的精神病人的变态疯狂。
也无怪于作为暴力电影忠粉的罗宏镇他老娘,在看完了《追击者》后没什么表示,却对《黄海》赞不绝口,并对他儿子说:“我终于体会到你心中的暴力了。”
其实听起来不像什么好话——尤其是老娘对儿子去说...
所有角色在片中,都在逐渐由人发展成非人:以河正宇为例,其从挨枪了会疼,会因为逃亡的痛苦而崩溃,会因为对方的凶悍而退缩,会因为背叛而出离愤怒,乃至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边缘人,凶悍,冷血,无畏——或者说是由于其固执于寻妻与一切破灭后的疯狂,又可以说是一次次的生死对抗后的异化,与绝境生存下的无奈,或者能看成遭遇背叛后却又始终勘不破黑幕,终归因愤怒与好奇心化成的冷血无情。但终归,这一切里头体现最深的还是角色潜藏于内心最深处的暴力与黑色。
内心暴力与黑色体现最深刻的地方,倒还不是主角——毕竟只是缘于生计与执念。而其他几人,金允石和金社长的黑色,却是缘于金钱与利益。金允石是亡命徒,为了利益与生存,他将自身的武力特征发扬至极致。从斧子、锥刀,乃至于作为非人造物的,多少有人体本身肉体与人性象征意味的骨头棒子,每当这些落入草芥人命的金允石手中,夺取无数社会渣子性命时,那种剥离了善恶道德,不管所谓人文关怀,丢开怜悯与对血腥的厌恶,而只是理性化的为了利益或报复的而开始的暴力行为,足以让人极度恐慌。
金社长不必多说,虽然只是商人,却纵容着暴力,暗中行使着暴力,以道貌岸然,却又用最疯狂的嘴脸,表现着最为怪诞的一面。
其实片中的暴力,这些由执念而生的暴力,最终反馈的执念却更让人恐惧:每一个人都在搏命,或是在杀人过程中或是被杀。这让她们失去痛觉,没有疲倦,乃至于致命创伤都只如等闲,为了生存,每一个人都在选择最极端的那一线生机以自救,他们不管不顾,却也足够让人不寒而栗。可走在极端的他们,终归崩断了最后一根弦,最终都掉入无底深渊。
片中没什么好人,大多数都是王八蛋。警察们很官方,只是站在一个视角看着,他们没什么具体的道德倾向,或者说他们与花瓶的最大不同,或只是能行使警察的职能推动剧情发展,却又能不介入剧情而冗杂了矛盾冲突——其实警察依旧只是无能的,作为暴力执法单位的他们,搜查力度、逮捕力度,甚至远不如一帮黑社会。
其实《追击者》中的现实主义也延续到了《黄海》之中:无能的警察,怯弱的社会,而有关于产权纠纷、洗钱等一系列的问题,更是对于韩国资本乱象的拷问与抨击。涉及相当多的“朝鲜族”一词——在我们眼中的朝鲜半岛其实只拥有“朝鲜族”一个民族,即南北都应是朝鲜族,而在片中“朝鲜族”却指代脱北的朝鲜人。讨论这些无外乎还是韩影中常谈的南北问题,但这次有所不同,更多的是对于移民者与偷渡者的思虑,对于“脱北者”与在中国东北生活的朝鲜人,对于他们的个体作为社会边缘人的生存状态的表现与关注。
话说回来,其实我很想知道的是,敢于在韩国电影中直白的出现“棒子”一词的罗宏镇导演,他以为的“棒子”只是单纯指朝鲜人?或者是指吉林延边自治州的朝鲜族人?还是他分明知道“棒子”其实称呼的就是整个朝鲜半岛上的所有人?
其实片中个人非常感兴趣的地方,多少是对城市的表现,在罗宏镇的镜头之下,每一个城市,无论华丽富贵,或是肮脏破落,还是死寂荒芜,却仿佛都一样,都是那个狭窄而充斥着暴力的灰色空间——无论是延吉市,还是首尔,或者是朝鲜的农村,韩国的港口,码头,郊区,它们观看起来,却居然差别不甚大,乃至于颇为相似。这可以说是他电影的气质,终归用城市共有的特征表现出来。
突然想着,颇为有趣的是,罗宏镇拍了两部作品,没怎么换演员,一直是河正宇和金允石分饰正反派。话说看起来良顺一点的河正宇,在《追击者》里演完性变态之后,在这里演回了他演的更有说服力的,如狼样充满爆发力的瘦弱男人。而本身就更像反派的金允石,当了次讲道德的离职刑警后,也得归其所,演了野蛮而强悍的黑社会老大。
话说另一个挺有趣的地方,比方说郭道元扮演的是柔道冠军,后头又出场一名剑道手,但最后却都只是被一帮心狠手稳的暴徒们杀死——这种对比其实多少反映了人性暴力特征的强大,但其中的对比展现的某种属于角色与创作者们的黑色幽默,虽不足为外人,为观影者们所道,但也足够让我们联想起《完美的红鲷鱼料理》中剁手挖眼的疯狂,与《追击者》中记者与政客们怪诞行事的滑稽——的确黑色幽默,又算是把控住黑色电影题材中,最为暗色调的特质了吧。

于是促成了第二次合作。

不得不承认的是,当代韩影的确应一脉相承自港片的——只是关于市场的差异,一方终归没落,而另一家后辈却崛起了。关于继承性,颇为明显的,应为犯罪题材的黑色电影。
如果经常关注韩国综艺节目的朋友理应会清楚,韩国娱乐圈迄今仍对港影黑色电影盛行的时期推崇备至,而包括吴宇森的相当数量作品在内的大量电影依旧被韩国艺人们喜爱着,而诸如成龙、张国荣、周润发等人都堪称着韩娱圈的偶像。
关于韩国黑色电影对于香港电影的继承,除开最为经典的吴宇森式与七小福式的两派暴力美学外,相对较新的进入二十一世纪才有的的银河映像式的、刘伟强与麦庄式的作品模仿得技艺精湛。但其他相对小众的套路,却其实也有涉及,这其中导演过《羔羊医生》、《弱杀》、《乌鼠机密档案》的“罪案题材第一导”邓衍成先生,亦是被学习的对象。
韩国的创作题材其实颇为开放,电影人们拥有相当大的创作自由——这或者也算是韩国的高速发展文化产业,推动国家软实力的增长的基本国策的体现吧。故而,在其他国家的电影中少见的对于政治的抨击、对于政府政策的不满,基本上每部韩国犯罪电影中都要提到一点,而关于其他国家避讳莫深的变态杀人案的真实事件改编电影,在韩国基本上每宗案件都被翻过来覆过去拍过两三道。
可以见的,这是一个非常适合于邓衍成式作品的发挥的环境:以极端的暴力反映极端的人性,再用惨虐的影像来挑战观众的承受极限。但事实上,韩影中的黑色作品,大多数依旧是消费主义下的快餐,习惯于用着激烈的飞车,夸张的枪战来完成一部包裹着犯罪糖衣的商业动作片,而严肃题材的犯罪作品,其实少之又少,即便算上韩国三大悬案的几部改编作品,除开《杀人回忆》出色到让人无话可说,而《孩子们》、《那家伙的声音》均都差点意思,《我是杀人犯》拿更就是典型的惊悚动作题材了。
如果单纯考虑严肃犯罪中暴力的展现与人性的透露,在韩国电影导演里挑的话(华语里挑,搞不好我得挑温子仁,毕竟导演作品《电锯惊魂》),我觉得就得首推罗宏镇——这是一名从小就被他老娘带着看暴力电影长大的电影人,其实还真说不准看过邓衍成导演的作品。而抛开邓衍成的作品作为三级片的诸多色情与血腥的附加元素,它的内核怎么看也都像是被罗宏镇所更进一步的继承与发扬了吧。
想着2016年,蛰伏许久跳票多次的罗导终于背着他的新作《哭声》(不知是不是翻译问题,还有叫它《谷城》的)跑出来了,想着把他两部长片又刷了一通,就得拿出来写点东西。

《哭声》悬疑感无疑更重。

他对(现代化的)枪没好感。

食物,同样是绕不过去的元素。

《哭声》中,合作演员是郭道元、千玗嬉和黄政民(从左往右)。

不是好莱坞千篇一律的大制作,也不是欧洲独立小众的文艺闷片。

甚至,以上皆不是?

钟九的精神状态,也似从正常到变态。

人跟暴力,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透过缝隙往林子里张望的人。

绝对好看。

尽管外表纯良,白衣白裙,却可能是这场游戏藏得最深的玩家。

看罗宏镇,你会有一种错觉——

再华美的辞藻,都没有生活本身震撼。

这次面世的《哭声》,更夸张。

如果你不干掉别人,就会被别人干掉。

罗宏镇曾表示,在拍摄《哭声》时,反复看《追击者》,越是觉得欠妥的地方很多。所以,借《哭声》,将以前的毛病一一改善。

艺术学校毕业,25岁才以执导短片开始导演生涯。

2014年的《韩公主》,让千玗嬉拿遍了青龙、百想。

《哭声》

枪,是他对政府武装力量的嘲笑。

长片,《追击者》(2008年)、《黄海》(2010年)。

《黄海》,河正宇一举拿下百想在内三料影帝。

在《黄海》中没想到他会那样演,之后再看电影时,才知道他的演法效果不一般 。

其中,亚洲籍导演仅一位——韩国,罗宏镇。(当时,他刚39岁)

罗宏镇崇拜的,是原生态的工具——

走遍铁原、谷城、求礼、高敞、长水、镇安等韩国各地。

前后耗时近六年。

都用吃相喊:“我要活”。

但部部精品。

1974年生人。

想借《哭声》创造一种新类型,将不同类型片元素微妙融合,创作出一个类型片变体

人物像野狗一样游荡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在这平凡的人生中遇到了无法解释的事件,心理由混乱变为痛苦不堪 。

因为我在电影院看到,《黄海》中的血腥场面让有的女观众捂住了眼睛,还有的把头藏进毛衣里。

预告中,他大白天进院子,吹着口哨四处搜寻,似乎有发现。

均好于92%犯罪片。

他在当地住了三个月。

而从预告片看,她的身份似乎远没有那么简单。

每个人都有嫌疑。

很少有外国导演享受这般关注。

作品少,出品慢——

乡村警察在神秘道士的帮助下,展开调查……

那家伙这是在钓鱼,也不知道能钓到什么

在曝光的预告片中,除了——

《黄海》中,唯一一次开枪,是公路警察误杀自己人。

疗伤、安抚,还靠食物。

罗宏镇曾在采访时表示——

《哭声》中,闯入韩国村庄的日本人,是地缘文化的异类。

在Sir看来,罗宏镇,是与奉俊昊,朴赞郁并驾齐驱的韩国犯罪片三大神

所以你看,大多数吃的镜头——

吴宇森的暴力是优雅的,舞蹈化的动作赏心悦目的同时,也消解了暴力的残酷。

《哭声》进化的第二点是——

其中之一就是视角的转变——

朴赞郁的暴力是极端的,割脚筋、穿耳膜、吞舌头,血腥的同时也赋予了暴力风格化的宣泄。

《黄海》中的斧头。

最后——

一个苍老画外音——

这种在窄长逼仄空间里的快节奏的追逃,蕴含的惊险能量,几乎能扯断每个人的神经。

石头。

绝对不要被迷惑

恶魔的外化。

不是只有我们满怀期待——

某天,一个诡异的日本人来到村子,之后,接连发生灵异死亡事件。

罗宏镇素有影帝制造师之称。

这部片确实是Sir今年最期待的电影(而且下个月就要上映)。

但罗宏镇过目难忘——

既有一如既往的精细,又有大胆的尝试。

2016年最受期待前百部外国片

2013年,《纽约时报·电影版》资深影评人马诺拉·达吉斯和A.O.司各特,发起并评选了“全球20位最有才华的年轻导演(40岁以下)”。

预告片,女儿着魔似的浑身痉挛。

《黄海》将雇佣杀手和幕后主使连环端出。

好了,不卖关子——

唯一有过交集的,是郭道元。

美国《Ioncinema》——

寥寥几个镜头。

重口味有所收敛。

甚至会设坛布施古老的萨满教仪式。

在案发旧地流连的老人。

且只有这个导演才能拍得出的好看——

西装革履,不是村里人打扮。

剧本创作前期,罗宏镇只身一人,背着背包,乘坐铁皮车就去到延边周边。

编辑:线上娱乐 本文来源:罗氏暴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