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线上娱乐 > 正文

人物 潘粤明,再出发

时间:2019-08-30 09:52来源:线上娱乐
不算影评哈。 再次与潘粤明见面是他在演艺事业再出发 火了后约采访其实就真的很难了。后来机缘巧合,贵刊做了期“这些年我们追的网剧”,封面上就用了白夜追凶的剧照。后来潘

不算影评哈。

再次与潘粤明见面是他在演艺事业再出发

火了后约采访其实就真的很难了。后来机缘巧合,贵刊做了期“这些年我们追的网剧”,封面上就用了白夜追凶的剧照。后来潘老师跟马未都碰见了,俩人都在那期三联生活周刊上,就跟那期杂志合了个影发在微博上。我看到了那条微博。没想到第二天宣传就跑来说要给我安排。(算是赶上一点杂志红利)

获得人生再一个顶点的时刻

剧上线后到现在据说就没停下来休息过,全是活动。我们约好的采访时间是拍广告间隙,“只能这么排”。我等了一个半小时,进到潘老师的房车里,车里其实空间蛮有限的,我以为聊天时间也同样有限,没想到最后聊一个多小时。

记得年初那会那个翩翩少年

--
潘粤明开机重启
文/驳静

用他的歌在舞台上唱出了他的爱与恨

一人饰四角

他是一种勃发、是一种等待

因为《白夜追凶》,潘粤明遇到了蜂拥而至的粉丝。他上一次因为作品受到如此多关注还是10年前。

这种等待已经预示着即将成功的到来

那时候人们追星不像现在,从历史视频资料里截图、配字,做成表情包,用这些表情包去微博评论并大声表白,表白时会使用可爱的绰号:奶潘,潘萌萌——几乎跟《白夜追凶》中潘粤明的角色形象正好相反。

《白夜追凶》开播的那一刻

他在这部剧里一人分饰两角。双胞胎哥哥关宏峰是刑侦队长,弟弟关宏宇则是灭门惨案犯罪嫌疑人。大家对潘粤明演技的肯定主要集中在他将“二关”区分出了层次,哥哥沉稳,弟弟相对活泼。不仅如此,还有关宏宇需要假扮哥哥出现在刑侦队中这一“第三层次”,甚至关宏峰也有需要假扮弟弟的戏份。所以网友总结,这位演员原来“一人分饰四角”。

潘粤明也回来了

许多人于是问潘粤明表演时如何设计这两个角色,他跟我说的版本是“猫狗大法”。“我当时就很淘气,把这哥儿俩设想成两个动物,一个猫,一个狗,演的时候心里想着这个属性就不会跑太偏。”实际上当然要复杂得多。

“每一个演员都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在一部戏中演一个双胞胎,可以朔造完全不同性格的两个人。这是一个让人心潮澎湃的角色,让整个人都能够振奋起来。”

“区分不同性格要从做派、声音和语速、表情、待人接物以及一些小动作全方位去把握。”他把两兄弟的区别细化到喝水时拿杯子的方式,哥哥可能是边思考边拿,弟弟渴了抄起杯子就喝。眼神当然最重要。关宏峰眼神笃定,从来都是直视,关宏宇吊儿郎当,眼球乱转。“关宏峰在明处,关宏宇在暗处,但心理状态其实恰好相反。”

《白夜追凶》剧照

不过,无论是哥哥关宏峰还是弟弟关宏宇,也不管两人性格差异多大,潘粤明在剧中的外表是糙定了,尽管刑侦队长关宏峰通常打扮是潇洒的大衣。除了糙,还有点黑,有点胖。“我现在都破罐子破摔了,有时候还拿自己这个胖调侃。但是我也知道这样不好,演员还是比较讲究卖相的,对吧?以前说我老演小生,搁现在,演《牡丹亭》脸盘子跟盆那么大,一上台人家都得喷你。”

时间永远是一把双刃剑,他能磨平你的毅力,但是却能给你沉淀后的收获。现在的潘粤明已经不再是那个《非常夏日》、《情不自禁》、《蓝色爱情》的翩翩少年。岁月把他的锋芒全部收回,让这个当年的美少年学会了在生活中静静地感受生活。他开始品茗画画玩手串、手持毛笔抄《心经》,也没有放弃时髦耳钉、热血摇滚等看似青年人的专属爱好。这一次,他可以一种全新的状态出发。

《白夜追凶》是涉案题材,倘若审查没过,颜值和身材都不复以往的潘粤明很可能还是停留在他从前“有一搭无一搭的半工作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选择余地小,倘若到手一些一般般的剧本,他没准儿也接了。如果实在没有能接得下手的,他就开始考虑一些别的生存技能。

《蓝色爱情》剧照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2012年婚姻变故后,潘粤明成立了工作室,原本就是想开拓演员之外的路径。实际上,潘粤明大学里学的就是“影视制作”,摄影作业拍过不少,后来干场记,“看东西有画面感”,他觉得这一块儿还没发力。“我不是说我有多大的力,因为全部精力都专注在表演上,其他领域还没来得及涉及。”

《白夜追凶》开播的那一刻,潘粤明也回来了。

从前瘦

2016年的某天,潘粤明接到了导演五百的电话,被邀请分饰两角出演一部网剧,他接了。五百其实是潘粤明的好友,两人因2013年拍摄《脱轨时代》结缘。他一直跟我说,五百导演的团队很强大,从编剧到导演,没有一个理由可以让自己失去这个机会。很快,潘粤明开始跟导演讨论剧本,讨论角色。这一刻,潘粤明回来了。“每一个演员都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在一部戏中演一个双胞胎,可以朔造完全不同性格的两个人。这是一个让人心潮澎湃的角色,让整个人都能够振奋起来。”

潘粤明现在是长胖了。但从小瘦,到中学才长个儿。直到初中,做广播体操还排在最前边儿。但好在机灵。当时他们班上有位少年篮球队的同学,虽然个儿高,但摔跤摔不过潘粤明,毕竟他闪转腾挪,挺灵活。他还爱玩儿单杠,引体向上什么的都不在话下。“那会儿就有腹肌。”他强调了一下“腹肌”这个词。

如今潘粤明再看到荧幕上那张失意的脸,他有些惊异地发现,自己身上那种消极的状态已经悄然离开了。

瘦弱、个儿矮,还淘气,放学不回家,跟同学跑去游戏厅玩电子游戏。有一回玩得正热烈,又奖了一条命,高兴着呢,后脑勺挨了一拖鞋,回头一看是他爸,一手拿着拖鞋,一手拿着筷子。少年潘粤明依旧保持体面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脸都笑僵了,因为当着同学面儿挨揍实在太没面子”。他扭脸就走,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他爸有没有追上来打。

《白夜追凶》剧照

“你会觉得那时我就倔强不认错对吧?不,我通常会……把损失降到最低。要不我就装哭,我妈在家,我就先跟她认个错,找到一个挡箭牌,躲在身后。管用。”

说到网剧《白夜追凶》,我想是最近一段时间点击率最高的一部网剧,它打破了原有的侦探题材,让很多观众已经感受到,这部制作精良的国产剧已经赶超很多欧美大片。《白夜追凶》讲述的是一场灭门惨案,让原本逍遥浪荡的关宏宇成了在逃的通缉嫌犯。身为刑侦支队队长的双胞胎哥哥关宏峰,誓要查出真相,但出于亲属回避的原则,警队禁止关宏峰参与灭门案的调查工作,关宏峰义愤辞职。调任了代支队长的周巡处于破案压力,也为了追寻关宏宇的下落,他设计让离职的关宏峰以“编外顾问”的身份继续参与各大重案要案的调查,而警队所有人都被隐瞒了。

进入表演这行也不是因为形象好,“玉面小生”是很后来的事。最开始他在报纸上看到一个“表演兴趣班”,就报了名,交了几十块钱,每周末去上两堂课。后来还在北京电视台《七色光》节目里做了一年学生主持人,开始接触影视圈。

由于罹患“黑暗恐惧症”,白天和黑夜出现在警队的“顾问关宏峰”,其实是由孪生兄弟二人白夜分饰,性格迥异的兄弟两人在警队中马脚不断,背负着随时被周巡及各路人马发现的危险,一路侦破了各种大案要案,目的只是想伺机调阅灭门案的案卷查出真相,以还清白。

第一次演电影是在李连杰主演的《方世玉》里跑龙套,剃个秃子站在雷老虎后面演了一个家丁。“我们可不懂什么叫龙套,真刀真枪干了就挺开心。站在那儿你也得有戏啊。”

在读到剧本的时候

就在那个片场,《三国演义》的导演看到了这位“玉面家丁”,给了他吴景帝孙休一角。1992~1993年,潘粤明就在这些剧组里来回晃。那时北影厂是仿清一条街,全是老楼。有一天潘粤明去其中一个筒子楼,找北京电影学院94班的一个哥们儿吃饭,对方说吃之前他得先见一个剧组,行,就见呗,他就跟着一块儿去了。甩了几张照片在那儿,那还是BP机时代,他自己哪儿有这潮货,留下了他爸的号码。

潘粤明已经开始跃跃欲试

隔几天,剧组召唤他去,他就见着路学长导演了。潘粤明也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戏,光知道女主角是女明星马晓晴。看潘粤明愣头愣脑进了屋,路学长拿起小DV,脚往桌上一搭,再点上一根烟就开始跟他聊天。潘粤明记得瞎侃了半个多小时,他以为要去当摄像呢,走的时候却夹走了剧本。“一个不知道第二天的饭怎么解决的小孩儿,要在一胶片电影里当男一号了,这是什么意义啊。”

仿佛整个人都被点燃

这部电影就是后来的《非常夏日》,他在里面扮演懦弱但逐渐找回勇气的修理工。好歹开始正儿八经的演员生涯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片子评价不错,潘粤明说他很可能继续干别的。“人家都说你这孩子形象好,我从来不懂形象好坏,那会儿也没这概念。我就觉得我啥都得学点,到哪儿都能上桌就行了。后来演着演着越来越是那么回事儿,还拿了奖,所以才干的演员。”

在剧中,潘粤明演的双胞胎兄弟,哥哥关宏峰是刑侦天才但却患有黑暗恐惧症,弟弟关宏宇玩世不恭爱撩妹、吊儿郎当没正行,两人性格南辕北辙。这要求创作者既要无限接近对方又要微妙“撕裂”开来,潘粤明的表演切换自如、毫无压力,演员这个职业的神奇之处被他展现的淋漓尽致。潘粤明说自己非常喜欢看东野奎吾、松本清张的小说,福尔摩斯、007类的电影更是看了多遍,所以“这次扮演神经病,我很过瘾。”

实际上,他也没有固定追求是要当演员,就像他红了之后也没有规划演艺生涯一样,就是在剧组混着。场记、剪辑都干过。“人家一看,这小孩儿瘦不拉几的,也干不了体力活,副导演就跟我说,要不你来干场记,但场记又太贵。我就说我不贵,我不要钱。我只要拿工资就行。”

除了过瘾,对于潘粤明来说也有很多的考验。说到拍摄这部戏最难的地方,他说:“兄弟俩同框的戏比较难拍,因为以前这种戏不多,就算同框也有特技演员在,但我们的同框基本是摄影师肩扛设备拍摄,加上我演完哥哥再演弟弟需要换装,机位也需要调整,在这个缝隙中还要塞进来一些反馈和对话,还是挺练人的。”所以这正是他这么多年来沉淀出来的一种精华,用一颗年轻的心去滋养,这正是他再次走上顶点的原因。

不再“小生”

“老实说,我觉得现在也没有跟上学的时候有太大差别,看到以前喜欢的动画片还是一样地激动不已,只有保持自我,让自己的内心越自由、越纯粹,在工作的时候才会越投入。”

直到2016年上《跨界歌王》,节目组在屏幕上打的还是“文艺小生潘粤明”。

每一个演员都喜欢像《白夜追凶》这个双胞胎角色的,这种角色大大满足了潘粤明作为演员的一种高要求。“这种戏就和话剧一样,必须一边记台词一边记表演一边记表情反馈的时间,这其实一个全新的体验,这是我挺想要的。”他认为能有机会出演话剧,对于一名演员来说十分重要,因为一些独特的表演体悟你只能在这个过程中才能积累。他说:“演员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比方说,你遇到一个很有特点的人,除了和他谈合作或者成为朋友,他生活中很多细节的东西对演员这个职业来说都是营养。一般人不会在意和一个有洁癖的人聊天时是什么样的,但我们就得去注意,说不定哪天就用到角色里了。”

10年前,为了跟陈凯歌拍《梅兰芳》,潘粤明跟梅葆玖的弟子胡文阁学习,学完了自己在组里练。潘粤明一个北京爷们儿演一位男旦,还是觉得挺有难度。“我就尽量去模仿,手眼怎么动,小碎步怎么走,腰身怎么扭。”他扮演的角色叫朱慧芳,是梅兰芳的表哥,二人一块起步,最初甚至比梅兰芳还有名,后来成了落魄伶人。有一天章子怡扮演的孟晓冬和黎明扮演的梅兰芳在一个茶楼见面,正好撞到他在这里卖艺。梅兰芳托人给他送了一袋大洋,他拿着大洋,跑到二人包厢里,举起就往桌上砸。这场戏里,潘粤明表现了朱慧芳的傲慢和嫉妒,屈辱和寒酸,情绪和情感都比较复杂。

我问他因为《白夜追凶》的原因自己再一次成为瞩目的焦点,你的感受如何?

后来潘粤明去后期录音,发现这段“包厢怒骂”没了,只余下他画眉和坐大腿的部分——他带着成大名前的梅兰芳去见权贵,还给他演示怎么坐在这位爷的大腿上。但仅是这两幕,配上彼时他白皙的脸,柔媚全出。这算不算一种突破?潘粤明觉得没那么多说法,这就是一种尝试,“不是看上去突破了就满意了,突破也有真的突破了还是破相了呢”。

他说自己不喜欢大起大落的人生,但事实上,身在演艺圈难免波澜起伏像坐过山车。对此,潘粤明看得很通透,“身为演员,必然会有沉浮,这个圈子就像一个心电图,今天你好,明天我好,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我曾经也被大家认可为优秀,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人生嘛,每个人都一样,高兴郁闷都会有。”

编辑:线上娱乐 本文来源:人物 潘粤明,再出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