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线上娱乐 > 正文

上海無人牽手

时间:2019-05-11 09:47来源:线上娱乐
來香港以後才體會到狹窄空間帶給人的壓迫感 住在從未企及的38層的高度從四五平米的小房間的上鋪看出去 樓的外邊還是樓成百上千個窗口裏上演著各不相同的人生 兩年前再烏鎮看話

來香港以後才體會到狹窄空間帶給人的壓迫感 住在從未企及的38層的高度 從四五平米的小房間的上鋪看出去 樓的外邊還是樓 成百上千個窗口裏上演著各不相同的人生 兩年前再烏鎮看話劇 有場開幕戲叫《飛向天空的人》 一個古怪的佈景 像誰家客廳的剖面圖 一個又一個帶著面具形容枯槁的人 在客廳裏麻木地穿行 洗腳 吃薯片 自慰 做愛 看球賽 吃飯 披頭散髮發瘋 導演說這部劇的靈感來自某次在北京堵車 從車窗看出去 居民樓的窗口透出無數光火 人們生活在裏面 機械麻木 永無出頭之日 當時不理解 只覺得太過壓抑 如今漸漸有了共鳴 正因為生活本身比戲劇還要壓抑許多

《一念無明》給我的也是類似的感覺 永無止境的掙扎 沒有答案的死循環 城市的擁擠把人們的病態逼進了死胡同 阿東沒有做錯什麼 他爸爸 媽媽 女朋友 鄰居也都各有苦衷 每個人都承擔著生活給予他們的莫名懲罰

淩晨四點,她再也無法忍受這持續性的失眠,起身從醫藥箱裏翻出兩片安定,就著桌上的半杯涼白開咽了下去。回到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不一會兒,藥效開始起作用,整個人慢慢地陷入睡眠洞穴。

喜歡阿東奔跑著穿越城市的鏡頭 配樂和光線都恰到好處 沒有撕心裂肺的呼喊 但是壓抑到了極致 主演的演技都在綫 現實與過去的閃回也剪輯得很妙 結尾略顯倉促 似乎一切突然歸於平靜 然而之後呢 這個城市還有沒有這對父子的容身之所?生病的阿東如何才能再有經濟來源?阿東的病會不會再復發?父親對病人的忍耐又能持續多久?生活是無解的 所有的問題都遠遠沒有答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水蓝色的赫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個星期以前,在上海,人民廣場江陰路的一家青年旅舍裏,她也曾盯著天花板失眠一整夜。十二點過的時候給他發微信消息:睡不著,不想走。遲遲沒有收到回覆。大概早就已經睡著了吧,她想。

第二天一早,收拾行李準備離開這座城市,突然收到他的回覆,大意是說昨晚已經睡了。她回了兩個字:再見。

一個人拖著行李箱乘二號線去虹橋火車站。路過靜安寺的時候,她突然很想沖出去,去他在靜安寺的公寓找他,問他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很快,念頭被打消。她在心裏默默罵自己傻,難道同樣的悲劇還要重複第二次嗎。

 

一年前的暑假,她剛剛大學畢業,在家裏報名學車。離科目二考試還有七天的時候,教練突然帶了一個人到她們車上,說是從別的車轉過來的。她瞥了他一眼,個子很高,至少一米八五以上,身板很壯實,也戴黑框眼鏡,學生模樣。

開始的兩天,她幾乎沒和他講過話。中午吃飯的時候她們一群人總是先沖進飯堂,他不和她們一起,一個人去找原來車上的朋友去附近的館子裏吃。後面漸漸熟絡起來,他講土話的時候喜歡帶髒字,她聽著很刺耳,對他印象並不算好。

有一天天氣特別熱,他買了雪糕請大家吃,七八種口味,每種兩支,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問她喜歡吃什麽口味的,她從袋子裏挑了一支大腳板,說了句謝謝。他發完一圈,碰巧最後還剩另一支大腳板,他拿出來朝她揮了揮,走到她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這是她和他第一次正式聊天,無非從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問到大學。幾十萬人口的小城,到處都能遇見熟人。果然,他們有很多共同朋友,但是最令她意外的是,他竟然認識自己的前男友。顯然他也感到很驚訝,並追問她分手的原因。最怕被提及的事情擺在面前,她不知道怎麼開口。他看她支吾了半天,便開玩笑地說,要麼是其中一方劈腿要麼是性生活不和諧,你自己說吧。她被逗笑,瞅了他一眼。教練突然喊她上車,她丟掉手裏沒吃完的雪糕準備過去,剛走兩步又退回來,一臉正經地對他說,我說都是命你信麼。

 

臨近考試的幾天下午,教練鼓勵家住得近的可以留下來多練會兒。她和他每天都要加練一小時。他的倒車入庫總是發揮不穩定,點找不准,於是一個人一遍又一遍地練習。她都看在眼裏。他請她幫忙看下停車的位置是否合適,她對他豎起大拇指,他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不好意思地沖她笑。

她想,平時看著那麼吊兒郎當的他,居然也是那種幹起正事兒來絲毫不懈怠的人,智商和天分都有。她身邊有幾個這樣的男生,在大部分人眼裏被貼上不靠譜的標籤,但她自認為能感覺出他們的不同。

那天,他媽媽開車來接他回家,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到他的母親。她忍不住仔細打量起來:皮膚很白,一身淡藍色旗袍,一副金絲邊的小框眼鏡,身材保持得很好。他母親向她詢問兒子練車的情況,她們寒暄了好一會兒。她在心裏認定他母親是個容易相處的人,談吐舉止隨和大氣。練完車,他媽媽說要順道載她一程,被她藉故婉拒。

一個人往公車站走。她在心裏數著日子,還有三天就要考試,考完他就要回上海工作,以後還能再見面嗎,她不知道。他們的車子從身邊開過,她望著車子遠去的背影,感到莫名的失落。

她驚訝於自己的失落。

時隔兩年,她終於可以再次為一個人有心動的感覺。

她確認無疑。

 

因為場地的原因,他們被通知要去外地考試,前一天下午去模擬練習,適應場地,晚上住在賓館。模擬練習的那天下午,大家練到七點多鐘,又熱又累。賓館在荒涼的高速公路旁,周圍吃的很少,教練輕車熟路,帶他們穿過長長的綠化帶找到一家做特色排骨米飯的館子,一車的人圍坐在一桌。她和他很自然地坐在一起。教練提議每人喝點酒,一是預祝明天考試順利,二是喝了酒晚上好眠,防止緊張失眠。

她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給他也盛滿,大家一起舉杯,互相碰杯。她和他單獨碰,對視兩秒,一飲而盡。

 

後來她在朋友圈裏發了這樣一段文字:

在那條像極了《1Q84》開頭的高速公路旁的小館子裏,才一杯酒下肚我就已經醉了。是醉在了這酒裏,還是你的眼神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從那一刻起,除了你,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閨蜜給她評論:入戲略深。

 

那晚她確實醉了。空腹,喝得太急,回去的時候走路都不穩。到了賓館一頭紮進枕頭裏,他問她還好嗎,她擺擺手,昏昏沉沉睡了過去。醒來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意識開始恢復,同屋的三個人都已經洗漱完畢,她找出睡衣去洗澡,碰巧他來找她們聊天。

她顧不上跟他打招呼,跌跌撞撞走進浴室,打開閥門,水流嘩嘩嘩地從頭頂澆過,熱氣升騰。她聽不清她們在外面說什麼,但笑聲此起彼伏。洗完澡出來,三個女人一起用詭異的眼神看著她,他對她們說,你們都出去,讓我們單獨呆一會兒,一個小時候以後再進來。她知道他在開玩笑,但還是臉紅了一下,用毛巾輕打著把他趕了出去。

熄燈前,三個女人終於忍不住問她,他是不是喜歡你。她回答說不知道,不可能。其中一個說,哎呀他肯定喜歡你,瞎子都看得出來。

她背過身去,佯裝睡著。

她害怕明天的到來,害怕與他分別,這害怕甚至帶有恐懼。

 

天亮以後,一切都順理成章地進行著。他是車上第一個通過考試的人,輕輕鬆松,她雖然並不意外,但依然為他感到驕傲。她則一波三折,最後勉強合格,出來的時候滿頭大汗,臉曬得通紅。他接過她的背包,跑去買了冰水,說,在臉上滾一下,看你熱的。

她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感包圍,不知所措。

 

返程的路上,她一直在等待。等待他的確認。

可是直到她和他說再見的時候,都沒有等來他的任何一句話。

 

    四

第二天一早,她在朋友圈裏看到他清晨飛回上海的消息,忍不住給他評論:一路平安。

此後的幾天,她就像中了魔一樣地發燒、上吐下瀉,整個人像都瘦了一圈。即使是這樣,她還是每天都會想他,想他們在一起學車的七天,越想越難過,做任何事都渾渾噩噩。

是距離的原因嗎?他為什麼就是不開口。她想不通。

 

病好以後,前男友約她晚上出去玩。

他開車來接她,那是她第一次坐他的車,車裏放的音樂是他們共同喜歡的樂隊。車子行駛在開闊的環海大道上,海風從車窗直灌進來。

那天她穿了一條紅色的長裙,在海邊,他幫她拍照,一起躺在沙灘上數漫天繁星。

這樣的場景他們曾憧憬過無數次。

 

 

他們在一起的一年,是彼此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

他是她中學時代崇拜的男神,幽默風趣,有才華。他的每一篇文章她都仔細拜讀,甘願充當一名默默無聞的小粉絲,卻從未想過有一天可以成為童話故事裏的女主角。高考前的三個月,他的學習狀態特別不穩定,她看著他在網路上寫的文字,失落、消極,心裏為他著急。寫了一張字條,托朋友給他。後來問起這段往事,他說,那是我第一次見你的字,見字如見人,清秀獨立,給我很大的鼓勵。

高中畢業以後他們失去了聯繫,直到有一年的光棍節,半夜十二點她正準備上床睡覺,突然收到一條消息:睡了嗎,我失意了。她又驚又喜。那時候,她剛剛結束一段痛苦不堪的戀情,他在學生工作上陷入困境。他給她打電話,從十二點一直到淩晨三點,聊了很多很多。再後來,他們順理成章地在一起。

他們牽手去過很多地方,大理,麗江,鳳凰,西安,北京。一起看話劇和演唱會,逛美食街,為雙方父母選禮物。她沉浸在夢想成真的喜悅中,努力給予他自己所能給的一切。

他曾說,你滿足我對女生的全部期求,獨立,優雅,知性。

 

一年以後,他們選擇了分開。

原因狗血到可以去拍電視劇了。他說,你看,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但人生永遠比戲精彩。

就像她說的,都是命。他們認命。

 

 

那晚在海邊,她發現自己心裏想的是另一個人。此刻的他正在做什麼呢?四大的工作壓力大是出了名的,他一個人能照顧好自己嗎?

 

晚上回到家,她再也無法壓制內心的感受,打開手機,給他發了一條消息:對不起,我想你。

如此直白,如此赤裸裸,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她忐忑不安地握著手機,等待他的回復。

很快,他回復,哈哈,我也想你們。

她又回,我是認真的。今晚我和他去海邊,但我心裏想的是你,我終於可以把過去徹底放下,因為你。

之後便是漫長的等待。她猜到了結果,卻還是不甘心。

一個小時後,他回了幾個字:你很好,但我暫時只想一個人。

 

十天以後,她在朋友圈裏看到他有了新的女朋友。本地人,身材嬌小,是一個公司的同事,畢業於同一所大學。她想,這下自己可以死心了。

 

九月開學,她去了新的城市讀研。新的環境,新的人,導師的嚴格要求,漸漸沖淡了對他的執念。一個人上課,吃飯,逛街,給自己買花,做飯。她習慣把生活過得井井有條,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轉眼到了冬天,他在朋友圈裏發了一張加班照,並附了一句話:重新回歸一個人的生活,這個冬天,把自己獻給工作。

 

她再次發現自己的內心無處可逃。

 

給前男友發消息,他撥來國際長途。

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他吧,此刻她覺得,除了他,她無人訴說。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他說,終於你還是喜歡上了新的人,我為你高興,只是他並不適合你,或者說,他配不上你,我瞭解他,他無法真正讀懂你內心的疾苦。像你這樣內心豐盛敏銳的女人,理應是一個男人的寶藏。

除了你,我從不對任何人抱有希望,不奢望他們瞭解真實的我。還有,小說看多了吧你。

那你為什麼還對他念念不忘。

別問我,我不知道。也許就是跟他在一起的感覺吧,有他在的時候,我覺得心安。心安你懂嗎,這很難得。當初即使知道他有了女朋友,他對我說的一切都是託辭是藉口,我還是無法把他放下,或許有一天他會離開上海,回家工作,我一直這樣安慰自己。

你傻不傻啊。

 

研一的暑假,她爭取到了去復旦參加暑期學校的機會,在上海待了大半個月。

有一晚去外灘玩,遊客隊伍龐大得像遊行。她拍了一張濃霧中的東方明珠,發在朋友圈裏。

那麼多的人,你要去哪里。她突然想起這句歌詞。

 

臨走前,她終於忍不住給他發消息,問他上海哪家鮮肉月餅好吃。

他說,你來上海了?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编辑:线上娱乐 本文来源:上海無人牽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