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线上娱乐 > 正文

上帝从来不相信虚构(王家卫《2046》五周年)

时间:2019-05-11 09:49来源:线上娱乐
距离『2046』在2004年的上映,已经有足足5年,一晃而过。     《花样年华》为梁朝伟赢得了2000年戛纳影帝,王家卫再次让法国人疯狂。影片中,周慕云(梁朝伟)和苏丽

距离『2046』在2004年的上映,已经有足足5年,一晃而过。

    《花样年华》为梁朝伟赢得了2000年戛纳影帝,王家卫再次让法国人疯狂。影片中,周慕云(梁朝伟)和苏丽珍(张曼玉)因为各自配偶互相勾搭上,二人相互倾诉的过程中压抑的感情被释放,但最终以没有结果的感情而收场。
  《迷失东京》(Lost In Translation)获得2004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三项提名。这部电影仅仅用27天就完成了前期拍摄,导演索非亚•科波拉更是奥斯卡史上首位获得最佳导演提名的女性导演!影片讲述了一位结婚25年的中年美国明星Bob Harris(Bill Murray)在东京拍广告邂逅结婚两年的年轻女子Charlotte(Scarlet Johansson),五天短暂交集后各自开始生活的故事。
    时隔四年相继呈现在观众面前的这两部影片在许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
 
主题——“某种爱的记录”
      索非亚•科波拉在《迷失东京》荣获第7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剧本发表获奖感言时说道:“在剧本写到第十二页时,自己一度想放弃,但是受到安东尼奥尼、哥达尔,还有王家卫作品的启发,自己坚持写下去……”那边厢索非亚提到了两个名字:安东尼奥尼、王家卫;这边厢王家卫于2004年受到90高龄的安东尼奥尼邀请,和史蒂芬•索德伯格一起,在安东尼奥尼《爱神》的命题下,各自导演一部有关情色的短篇。接受访问时,王家卫表示,收到自己偶像的邀请时真是激动万分,因为自己的作品深受安东尼奥尼的影响。
    而两位导演共同的偶像,凭借《奇遇》《夜》《蚀》《红色沙漠》感情四部曲奠定了电影国际大师地位的意大利国宝级导演安东尼奥尼,其所有作品都做着同一件事——“某种爱的记录”。写到这里,无需我多语,看过《花样年华》和《迷失东京》的朋友也会同意我把这两部电影主题定义为“某种爱的记录”吧。
 
人物和场景设置——高度集中
    《花样年华》始终以梁朝伟饰演的周慕云和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之间的感情变化为主线,辅以潘迪华饰演的房东,孙佳君和张耀阳以声音演出的周、苏二人的配偶衬托周慕云和苏丽珍感情的变化。孙佳君和张耀阳二人的声音演出也在影片后半段完全消失,所以观众的注意力更加集中在周慕云和苏丽珍身上,为二人身份的改变提供最佳表演环境——婚外恋的受害者到婚外恋者,压抑的情感不自觉的释放。《花样年华》绝大多数故事发生的时间都在王家卫喜欢的夜里,绝大多数情节都发生在周慕云和苏丽珍作为邻居所租的房子里,还有周慕云和苏丽珍各自的办公室,二人上上下下不断错身的楼梯,以及旅馆的2046房中。
    《迷失东京》也集中在酒店(男女主人公各自的房间和餐厅)中,辅以酒吧,KTV,电玩城,东京街道,色情俱乐部等夜间活动场所点缀其间。Bob的妻子在片中因为地域原因,仅以一个邮包,两份传真,三通电话的形式出现;Charlotte的丈夫也仅仅在影片前半段出现了四五次,每次出场不超过一分钟。因此Bob Harris和Charlotte的相知相识也高度集中的呈现在观众面前。异乡人生活的狭小空间正是他们的心灵空间。所以面对迷失的沟通(和语言相通的爱人心灵无法沟通;在充斥日语的生活环境中无法与外界沟通),两个迷失的美国人就在东京找到了彼此的心灵空间。正如影片海报上所说“Everyone Wants To Be Found.”
    由此可见,在人物和场景设置上,两出电影是非常相似的。索非亚•科波拉也许受到《春光乍泻》的影响——布宜诺斯爱利斯的一对恋人,两个香港人。
 
内容——感情受害者的故事
    《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的妻子恋上苏丽珍的丈夫。周、苏二人痛苦、唏嘘。“你猜他们是怎么开始的?”“他们现在在干什么?”苏丽珍作为女人将这种痛苦直白的表现出来,没有对白的周慕云也是默认的态度。“我们不会向他们那样!”苏丽珍又说道。但感情的爆发哪能控制,于是他们从感情的受害者变成婚外恋者。这种变化的过程就是故事展开的过程。
    《迷失东京》里的Bob Harris和Charlotte的配偶虽然没有发生外遇,但他们却受到了各自伴侣的情感冷落。Charlotte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面抽着烟,漠然望向窗外,鸟瞰东京钢筋森林,耳边听着名为A Soul’s Search的CD。Bob对Charlotte说他准备“越狱”——逃出这个酒店,逃出东京,逃出这个国家,他问Charlotte愿意和他一起逃走吗,她回答“Let’s go!”
    同是天涯沦落人——感情总在最脆弱的时候萌发。
 
情节——层层推进的暧昧
    《花样年华》最出彩,也是最推动故事发展的情节有四个。苏丽珍和周慕云四次戏中戏的演出:排演二人的配偶是怎么勾搭上的;排演二人的配偶一起吃饭的情形;排演奸情被揭发后苏丽珍对待丈夫的态度;排演二人分手。这戏中戏中的演出,让周苏二人自己不断深陷其中,被压抑的情感被一层层揭开,二人的感情也随着排演不断升级。苏丽珍的红拖鞋也成为二者感情的见证。周慕云去新加坡时带走了苏丽珍的红色拖鞋,当苏丽珍来到新加坡,她没有见周慕云,只是带走了床下她的红拖鞋,周慕云回到卧室后发疯似的寻找。(其实“遗失”和“寻找”也是《花样年华》一条线索和主题,待以后另外撰文讨论。)影片结尾部分,苏丽珍独自带着名叫“庸生”的儿子生活显得颇有意味。这个孩子的父亲也值得考究。是其原配的?还是周慕云的?她的原配和周慕云的妻子在影片后半段集体消失;她和周慕云排演分手然后坐在汽车上苏丽珍对周慕云说:“今天晚上我不想回家。”他们去了哪里?影片没有说,估计去了2046。
    相对于《花样年华》周苏二人横跨四年的情感经历,《迷失东京》中两位主角的感情发展于两人在东京五天时间里的十一次见面:第一次在电梯,第二次在餐厅,两人短暂的眼神交汇;第三次,由于失眠,二人在下榻酒店的餐厅一起喝酒;第四次,Charlotte在酒店餐厅陪着丈夫和一女明星及其朋友,没有共同语言,郁闷之时Bob正好来到餐厅,二人又聚在一起聊天;第五次,Charlotte的摄影师丈夫出外景,离开数日,无聊的Charlotte和Bob在泳池再次偶遇,两人相约和Charlotte朋友一起玩耍,泡吧,轰趴,卡拉OK;第六次,Bob带脚趾碰伤的Charlotte去医院看病;第七次,失眠的两个人在Bob房间里一起看电影,躺在一张床上回忆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讨论各自的婚姻;第八次,Charlotte 发现Bob和餐厅驻场歌手一夜情后,二人在火锅店共渡充满火药味的午餐时光;第九次,酒店火警响起,二人再次相遇,火警解除,二人在餐厅喝酒,Bob告诉Charlotte自己第二天就离开东京;第十次,Bob离开前,Charlotte还衣服给他;第十一次,去机场路上,Bob再次碰到Charlotte,两人惜别。这里面Bob Harris和Charlotte有没有身体接触也处理的很暧昧。我们倒回去看。第七次见面,两人躺在床上讨论各自的婚姻,Bob Harris试探性用手抚摸Charlotte的脚,她没有拒绝,情节就此打住;但接下来,也就是第八次,Charlotte发现Bob和餐厅驻场歌手一夜情后,两人在火锅店共进午餐,火药味十足,她说,那女的跟你年龄更适合,你们都生于50年代,可以聊70年代的电影,这是两人语言最少的一场戏,而且酸味十足,给二人的关系也蒙上神秘色彩。
    通过细节对比,我们也不难发现两部电影在情节上的相似性——层层推进的暧昧。
 
结尾——无声胜有声
    《花样年华》结尾堪称别致与经典。周慕云对着吴哥窟一座寺庙的墙壁洞讲出秘密,然后用泥土将洞口堵上——观众听不见周慕云讲了什么。这个结尾可以看作是《春光乍泄》中小张(张震)用录音机记录黎耀辉(梁朝伟)伤心之事(拿到End of the World播放,除了两声抽泣,他什么没有听到,观众也什么没有听到)这个桥段的升级处理。
    《迷失东京》中Bob对着Charlotte右耳喃喃细语,我们只能听见Bob的“OK?”还有Charlotte的“OK!”,然后两人如释重负般相视而笑,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观众也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奥斯卡颁奖礼上,主持人Billy Crystal打趣说,要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站到Scarlet Johansson的左耳就可以听见。
 
    不是所有的爱都有始有终。《花样年华》和《迷失东京》用各自的语言记录某种爱。面对这样的记录,观众的心也会go on and on。

每一次重温这部电影,都会有一些新的东西沉淀下来、埋存到记忆中,在氤氲中渐渐清晰。

#2

如果你没有看过『花样年华』里面梁朝伟和张曼玉最后的结局,你就不太可能真正深入到『2046』的桥段中去。『2046』在情节上似乎是承接了『花样年华』的故事,却又不是纯粹的续篇。这种若即若离、看似连续却又有些断裂的不确定感,恰是导演王家卫一直擅长的诗性电影语言的特点。

说到诗性的电影语言,我的意思是,王家卫的电影语言有着非常强烈的文学特征。曾经有个弃文从商的80后作家跟我说,他特别喜欢这部电影,也特别能理解梁朝伟所饰演的男主角。大概,这是因为他过去写小说的背景,使他能更好地理解这部电影的文本,并深入到王家卫诗性叙事的潜台词中去吧。——王家卫的电影语言,倘若用传统文字来表现,必定会是一部文学性极强的经典小说。然而,电影媒介的视听语言其实并不能很好地表达如此深刻、复杂的文本,这就造成了王家卫电影在技术层面带来的诗性,以及大多数人的看不懂。

其实不光王家卫,包括那些国外的『新浪潮』们,都是在试图用电影的视听语言去呈现一种『文学性』的极致。这个『文学性』是一种天马行空、不受约束且高度抽象的存在,然而电影的视听语言又恰恰是一种具有时空限制、高度具象的表达方式,这就给导演们带来了莫大的挑战——偶尔成功的人被迅速推上神坛,而大多数不成功者则一方面被大多数观众冠以『看不懂』的骂名,一方面却被一小撮非主流文化爱好者们奉为邪典的偶像。

所以,有时候,导演这项工作本质上还是一种技术活儿——如何有诗意地操纵观众的情感,不但是一门艺术,也同样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技术含量。

#0

『2046』这部电影充满了现代人那种欲说还休、隐忍抑郁并且往往追悔莫及的空虚感。

但这跟村上春树的那种虚无主义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村上春树的小说往往是反映单个主人公在空间上的虚无感,表现为主人公不断遭遇世界中的各种状况并且不断确认自己所在的位置;而王家卫的电影则更多是反映多个主人公错综复杂的情感轨迹,比如『2046』——它是时间性的,并且往往跟回忆相关。

这部『2046』采用了『戏中戏』的方式:梁朝伟饰演的主人公周慕云没能在现实世界中获得情感上的安定,便试图创作一部名为『2046』的小说——通过自己虚构的故事中各种奇诡、香艳的情节,来填补自己无比空虚的内心——这既是一种真实对现实的欺骗,同时也很可能是导演自己并未能解决的一种困惑。

#4

这个困惑就是:如今这个生活富足的年代,我们为何还需要各种光怪陆离的故事?

编辑:线上娱乐 本文来源:上帝从来不相信虚构(王家卫《2046》五周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