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线上娱乐 > 正文

从重庆森林到2046

时间:2019-05-11 09:49来源:线上娱乐
《2046》是一个关于时空的故事,它有特定的时间——从那年遇上苏丽珍开始,直到想象中的2046;它有特定的空间——从香港到新加坡再到香港;它还有特定的人物——我叫他们男人,

《2046》是一个关于时空的故事,它有特定的时间——从那年遇上苏丽珍开始,直到想象中的2046;它有特定的空间——从香港到新加坡再到香港;它还有特定的人物——我叫他们男人,和女人。
男人很简单,除了那个满口假牙的男人,也就只有何先生(梁朝伟)了;女人呢,那就很多了,什么白小姐(章子怡)啦,王小姐(王菲)啦,苏小姐(黑蜘蛛—巩俐),露露(刘嘉玲)啦。但是说白了也只有一个人——苏丽珍,《花样年华》里面那个有夫之妇张曼玉。
有的人觉得这部电影很简单,讲了一个男人和一堆女人的故事,或是讲了一个男人因为追不到有夫之妇而祸害一帮子女人的事。嗯,其实这部电影还可以很简单,它就讲了一个男人的故事。
其实怎么就不是这样呢?这个男人在动真情上小心翼翼,在搞女人上随随便便,在谈到回忆就伤离别,在谈到未来就……谈回过去。他自己的世界里面只有那个已经在《花样年华》里面守着妇道,生了小孩的苏丽珍。他逃不出这段回忆,所以就把这段感情无限制的拉长、放大。在电影里何先生激吻黑蜘蛛之后他说:“你多保重,如果有一天你可以放下你的过去,记得回来找我。”。接着,旁白又说:“后来我发现,其实这几乎话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有人说,男人只会对自己的初恋恋恋不忘。苏丽珍(张曼玉)不是他的第一个,但是确实是恋的最苦又没有结果的那个——就算知道丈夫搞外遇,但是她还是不愿意把自己交给何先生。然后《花样年华》就结局了——丈夫回到了身边,还有了孩子,过往也不再提起。
何先生是不明白的,为什么两个人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是散了呢?这个问题对于他是终极问题。他把这个疑惑写进了他叫做《2046》后来改名叫做《2047》的故事里:“我曾经爱上一个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我,我觉得这个机器人很像她,我开始尝试在她身上找答案。最后发现,问题并不在于她喜不喜欢你,而是在于她早就心有所属。”
心有所属却不能有所得的他放不下这段感情,这个疑惑,自然是一个又一个的祸害女人啦,拿何先生自己的话说就是“逢场作戏”。电影中有两个地方对这个词作了解释,两个长镜头,一个发生在夜总会拥挤的过道上(灯光是暧昧的红色,假装兴奋又开心的艳装男女在狭窄的过道上你推我挤,你打我闹):“我很快适应了这种生活,随时逢场作戏,许多都是露水情缘。不过没关系了,哪儿来那么多一生一世。”第二个是在1966年的平安夜,他和白灵(章子怡)走在路上(中景,半身,要不只有脸,要不只有腿。)他说:“我只是逢场作戏,不会妨碍她们的生活。”她说:“我就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逢场作戏,有个好的就足够了,干嘛耽误时间呢?”他回答:“那也得找啊,我这人什么也没有,有的就是时间。我总得找什么打发时间吧。”
因为“要找好的那一个”,何先生在《2046》里遇见了不少女人。
“遇见”这个词很妙,换一个角度来看,《2046》里出现的所有女人都好像是何先生的镜子。说的专业一点,所有的女性都是何先生的自我投射。C.S.Lewis在《四种爱》里面讨论情爱时这样定义它:与对象相处有正面感受,愿继续与其相处。其趋势是自我加强。荣格也在《未发现的自我》里面讨论到:“…对于人类自己来说,人仍然是个不解之谜。…只有当人类与居住在其他星球上的准人类哺乳动物建立起联系的时候,他才能进行这种比较,并因而才能认识自己。”
圣经里面有这样的段落:
耶和华 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耶和华 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种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一根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
  可以称她为女人,
  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 2:18)
暂且抛掉现在流行的女权观点,只关注这里的字面信息。在古人的观念中,女人自男人而来,是男人的“肉中肉,骨中骨”。这里关注的不应该是这种不平等的“隶属”关系,而更应该看到男女之间的亲密关系,并且他们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包含的关系。
在人类个体中,为了认识自我,他需要和其他个体接触、沟通。每一个人在和另一人相处中,自我投射是不会停止的。有时候你发现你完全没有办法理解一个人,却和另外的某一个人产生了“灵魂的共振”。这就是自我投射成功与否的最好案例。
白灵最像那个头发油光水滑的他。王家卫的镜头确实也是这样设计的,在白灵与何先生赌气的镜头里,两个人都被走廊里的镜子映出两个“自己”来。便是暗示了他们两个的相似性。
《花样年华》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死亡探戈一样的正反打镜头和周旋。他们没有办法有这种委婉曲折的“死亡探戈”,他们就在床上把床摇的嘎吱响。(这算是一种弥补么?)
开场白灵很是霸气,直接甩了何先生一巴掌。她爱他,依赖他,为他吃醋,他却厌倦了她。白灵是从始至终都怀着他爱过她的想法,最后被无情打破。
亚当夏娃犯下原罪后,上帝责罚人类,圣经中又有了以下章节来解释这种感情矛盾的不可解:
  (耶和华)又对女人说:
  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
  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
  你必恋慕你丈夫,
  你丈夫必管辖你。”(创 3:16)
虽然最后何先生承认想起还是可惜,毕竟这段感情曾经是自己的一部分,他却对这种爱的牵绊,情的束缚敬而远之。就好像童年有创伤经验的人拒绝昨日重现而已。他把她安排在小说里,那个他精心布置的“鸽子笼”里。
《2047》这个故事虽是发生在未来,但所有人去那里都是为了寻找自己的过去。它是何先生自缚的“鸽笼”,因为他说“去了的人就不会回来。”“有些人很轻易就能离开,他却遍体鳞伤、不知穿越了多久还是不能离开。”
在1224-1225这个寒冷地带,他没有乘客可以拥抱,便开始拥抱机器人。
这些美丽而迟缓的机器人有着完美女人的外表,但始终本质都是机器人。机器人是无感情的,你看到的所有东西或产生的所有感情都是你的自我投射。这样没有“更新”的感情,最后也只能绕着死圈回来。
王小姐是这个故事的接受者,但是她与他不相同的是有情人终成了眷属。她能够理解在列车上的孤立无援,却不能理解为什么结局必须如此。不知她在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代入感极强”的想法呢?
何先生在王小姐身上投注的自我恐怕是在所有人中最纯洁的那一部分了吧。他对他没动过欲,而她帮他写小说。王小姐的经历和何先生又有多少不同呢?钳制王小姐和木村的是一种父亲的权威,而钳制何先生和苏丽珍的感情的又何不是父权社会下的道德枷锁呢?他确实是以过来人的眼光看她的,收到请帖时他微微一笑,大概当时嘀咕的是“当时有人(推)宽(波)容(助澜)一下该多么好吧。”
“愿你挣脱情的束缚,爱的枷锁,别再为爱受苦。”《领悟》,94年李宗盛制作,辛晓琪演唱。确实是说明白了一件事:得不到的确实是最好的。想想,也不过只是酸葡萄心理罢了。张爱玲的《红玫瑰白玫瑰》不是说的清楚了么——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所以各位还是珍惜好眼前人吧,得不到的也就放了吧。哈哈哈。

一口气看完《重庆森林》和《2046》,一时间头脑中充斥着里面的对白和画面。王家卫是个操控画面和运用语言的高手,表意清晰的画面布景和恰到好处的画面切换使得两部电影都自然流畅,给人剧情紧凑,简洁明快之感,同时他又很好地将复杂的人物关系、各自独立的故事(这点在《2046》中尤为明显)清晰地串联起来,没有丝毫的混乱。(关于这点前些日子看的柳云龙的谍战片,一时想不起名字了,显然逊色很多)
虽然两部戏都运用了大量的戏外独白,但是也无丝毫累赘之感。每一个字都是为戏服务,每一段独白都是经典之作。

编辑:线上娱乐 本文来源:从重庆森林到2046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