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线上娱乐 > 正文

情思如扣,缕缕不绝

时间:2019-05-11 09:57来源:线上娱乐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今日天各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独倚蓬窗思悄然……”一曲《客途秋恨》,她唱得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今日天各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独倚蓬窗思悄然……”一曲《客途秋恨》,她唱得百转千回,余音绕梁。他一抬眉,她一低眼,便已是两情相悦,两心暗许,却忽略了唱词里其实尽是隔世之恨——绮丽、渺远却又宿命。主角是某朝某地的痴男怨女,故事是某年某月的生离死别。她与他在此曲下邂逅,看似浪漫,实则不祥。但当时谁会想到这些?那时的她,花容月貌,风情万种,而他亦是眉清目朗,风流倜傥。一个是欢场中的当红女子,一个是出身豪富的俊俏子弟,他们的相逢是那样地偶然却又无从回避。当四目相接时,他们在彼此心中该感受到了如生似死的漫长吧?

      “誓言幻化做云烟字,费尽千般心事。情像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延续不容易。”-《胭脂扣》。
    
    他说她是“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他在她眼中是风流倜傥多情种,怎奈情如水东逝去......
    
       风尘的女子,眼神哀怨,性格痴缠;如花的女子,爱的执着,爱的炽热。
    
    对上那句“你睇斜阳照住那对双飞燕……”,便是情投意合两心悦。一张聚宝床,一袋忘忧烟,一句“双飞燕",一世的缠绵。女人多是痴情种,男人动情却多情。像如花这样身份低微的女子,遇上十二少这样钟情的男子,情可待,却愿难圆。爱情可以不分高低贵贱,却难承受世人用眼光来评判。一条胭脂扣,定下今世缘。只若两情在,愿共赴黄泉。这是怎样的誓言,感天惊地的爱恋。然而,多情总被无情恼,如花半个世纪痴心的等待却换来的是多情公子对爱无情的背叛。有时感慨男人的善变,也怨恨女人对爱如此的执迷不悔。可哪个女人在爱情面前,又真能忘的洒脱。

    那天,他附在她耳边说:“你有很多种样子。浓妆,淡妆,男装,不化妆。哪一样我都喜欢。可是哪一种才是真的呢?”

    千古艰难难一死!面对为爱而死,十二少选择了偷生。我们没有资格怪罪他的懦弱,只怪如花的过于痴情。这样的女子为爱而生,为爱而死,这样的结局才诠释了她风尘的妩媚和女人如花般的绚烂。
         
    只有相思意,未见情郎来。 旧日誓言随风去,苦等半个世纪。你我人鬼隔两世,一抹胭脂,千缕情意扣相思。

    他试探着,想触及她的真实。

    可是,兜兜转转五十三载后,繁华如梦烟已散,阴阳两隔聚首难。到底何谓真?何谓假?

    他送她嵌入她名字的对联花牌“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他送她精致的金色洋床;他为她与家庭决裂,沦为戏班里的龙套……可是,他在赴约的最后一刻胆怯了、背叛了,徒留她一人独自体味着凄婉、孤独和苍凉。爱情终究还是敌不过对死的抗拒和对生的留恋。她死了,可是他却宁愿苟活下去, “青楼情种,如花魂断怡红,阔少梦醒偷生。”于是,阴阳两隔,恩爱成灰。

    终于找到他,本来,她是有资格指责他的背叛的,可是,她没有,因为爱,她保留了那份善,对他,对自己。面对这个腰弓背驼、寄人篱下的孤独老朽,浅浅的吟唱、淡淡的告别就足矣,别的,是累赘。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痕?互相拖欠,再多几个轮回也还不完。哀莫大于心死,不如就此了断。

编辑:线上娱乐 本文来源:情思如扣,缕缕不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