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艺术 > 正文

陈丹青:鲁迅作品不是古书 书中人物仍活着

时间:2019-07-19 23:10来源:艺术
还记得每次在小学,初中和高中课本上看到“鲁迅”二字油然而生的距离感,看不懂也不明白。在语文课本里,鲁迅的短篇小说相对其他文章来说,是比较长的,也是比较重要的,考试

图片 1

还记得每次在小学,初中和高中课本上看到“鲁迅”二字油然而生的距离感,看不懂也不明白。在语文课本里,鲁迅的短篇小说相对其他文章来说,是比较长的,也是比较重要的,考试重点,也因此每次看他的文章都很紧张。这次想起来要看鲁迅的彷徨,是因为陈丹青先生,他提到自己对鲁迅先生的敬仰。在这本书的最后也是陈丹青先生写的一篇读后记。文中提到了为什么鲁迅先生同当代人越来越远,为什么我们可以同鲁迅先生有联系。

由果麦文化策划推出的新版《呐喊》《彷徨》,近日正式上市。这两部小说集编辑李靓表示,新版不仅邀请青年画家慕容引刀创作了二十四幅版画插图,还有陈丹青为新版撰写的读后记长文。

无论如何已经过时了,失效了,除了我辈与上代的极少数(一群严重过时的人),眼下的青年完全不在乎关于鲁迅的累累解读。

然而《呐喊》与《彷徨》被它的解读,亦即,过时之物,厚厚粘附着,与鲁迅的原文同时奏效,其中每个主题都被长串的定义缠绕着,捆绑着。它并不仅仅来自官府,也来自真心推崇鲁迅的几代人,在过时的逆向中,他们挟持着鲁迅。

我们够不到书中的“时间”,可是经由巴特的联想,我似乎找到我与鲁迅可资衔接的“时间”:它直接勾连我的长辈——《彷徨》出版的翌年,1927年,木心出生了,属兔;又过一年,我父亲出生,属龙,而鲁迅的公子周海婴诞生于下一年,属蛇······我有幸见过晚年的海婴先生,彼此用上海话笑谈。

“鲁迅是我们中学课本里最常见的名字,不过现在很多年轻人对鲁迅的印象停留于那幅刻板的肖像画。”编辑李靓说,前段时间她发现有一条“长大后才发现鲁迅的文字是那么深刻”的微博转发量达到4万多条,有不少80后、90后留言,让人看着很感动。

陈丹青先生用身边的事联想到故事和作者,一下子就减少了很多的阅读障碍,是极其合适的阅读方法。我也在今天试着用了,不去思考祥林嫂代表着什么,也不去深究长明灯的讽刺,摈除之前的杂念,看文字。

李靓说:“在经过学生时代的过度解释与追捧之后,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一度对鲁迅与他的作品不以为然,甚至是反感的。在经历一段真空期后,当鲁迅的文字再度被拿到台面上,我们又不得不承认,那独特犀利的见解、那剑指轩辕的气魄、嬉笑怒骂式的批判让我们震惊。他的呐喊实实在在。”

这个小说集的故事名字分别是:

陈丹青是鲁迅的一位推崇者。他认为,鲁迅小说遭遇的冷落是它们问世以来未曾有过的现象。他说:“《呐喊》《彷徨》不是古书。当我亲见周家的儿孙,我确认鲁迅不是封面的侧影。新版的阿Q与假洋鬼子、新版的孔乙己和夏瑜、新版的祥林嫂和子君,其实仍然活着,并非是旧书中的鬼魅。”

“祝福”

“在酒楼上”

“幸福的家庭”

“肥皂”

“长明灯”

编辑:艺术 本文来源:陈丹青:鲁迅作品不是古书 书中人物仍活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