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艺术 > 正文

冯骥才:我不会用生命的“下脚料”应付写作

时间:2019-08-30 20:32来源:艺术
冯骥才:我不会用生命的“下脚料”应付写作 时间:2014年01月10日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上官云 “只要有时间我仍然会继续创作。哪怕只画一张画、只写一段文字,我都会用自己的全

图片 1

冯骥才:我不会用生命的“下脚料”应付写作

时间:2014年01月10日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上官云

  “只要有时间我仍然会继续创作。哪怕只画一张画、只写一段文字,我都会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创作,不会用生命的‘下脚料’去应付。”9日中午,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在京与读者分享创作经验时如是说。据悉,本次冯骥才共有《文化诘问》、《春天最初是问到的》、《离我太远了》三本新书首发。同时冯骥才谈到了自己从事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并呼吁知识分子对文化要富有责任感,勇于承担。

  谈创作:会用全部生命创作 不会用生命的“下脚料”

  冯骥才,画家,作家,以小说创作在文坛成名。在他眼中,写小说是件很奇妙的事情,一个小说家如果能够创作出一个鲜活的人物,就会很有成就感。但冯骥才表示,他有的时候也有那么点儿“苦恼”。“由于多年来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客观上对我的文学创作造成了一定影响。虽然时不时会有创作的想法,但时间都被工作瓜分掉了。”

  “我有时候也过小说瘾。比如坐在汽车上,我会在心里想象如何去写。但突然师傅告诉你地方到了,那些想法一下子就没了,这时就会很有失落感。”冯骥才调侃道。

  冯骥才表示,只要有时间,他仍然会继续创作,以“加塞儿”的方式去完成自己的作品。他说:“哪怕只画一张画、只写一段文字,我都会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创作,不会用生命的‘下脚料’去应付。”冯骥才称,自己创作一个长篇需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因为需要把自己放到文章要体现的时空里去。因此他“很理解贾平凹为何一写长篇就要跑到农村”。

  冯骥才透露,他一直想写写八十年代文坛。“我们这代人该写写这些,王蒙、张贤亮都老了。”提起以往,冯骥才不无感慨。

  此外,冯骥才还告诉读者,自己很想开一次画展。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他对画画有了全新的想法,也创作了一些追求文人精神的绘画,方法和以前完全不同。“希望上帝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办一次画展,相信不是很难的事儿。”冯骥才充满希冀地表示。

  致力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呼吁知识分子对文化富有责任感

  在活动现场,冯骥才还与读者分享了自己2014年的工作计划。冯骥才称,他现在做四件事:绘画,文学创作,文化遗产保护以及学院的工作。其中有关文化遗产抢救的工作最重要。

  以民间“口头文学”的保护工作为例,冯骥才介绍,这些年来,中国研究民间文学的专家,搜集整理好的史诗、叙事诗、传说等约合八亿多个,如果能够结集出版,那也是很大的数量。“我把这套书的出版列入了我的工作计划,无论如何都要出版。优秀作家都是从民间文学吸取营养,这比我创作个人作品重要的多。”冯骥才直言。此外,他特别提到了木版年画。他认为知识界有责任编一本特别好的木版年画,呈现民族文化情感理想,将之变成人类共享的遗产。

  同时,冯骥才还表示了对中华五千年文明保护的担忧。“直到今天,我们似乎不把自己的文化和历史当回事儿。所以我们需要文化自觉,认识文化的重要性与价值所在。”在冯骥才眼中,必须有一批知识分子站在时代前沿思考,深切关注时代文化的现状,找到存在的问题和症结,发出知识分子的强音,借以唤醒大众文化自觉。“知识分子对文化要富有责任感,勇于承担。看问题要具有前瞻性,要站在现在看过去、站在明天看昨天。”冯骥才呼吁道。

中国文联副主席、民俗专家冯骥才出席范权画展开幕式并接受采访。

6月2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应邀出席“清华山境――范权书画展”。会后,冯骥才接受人民网天津视窗专访,并就文化热点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

谈经典:我们这个时代还缺一幅代表作

“我们这个社会诱惑太多,特别是绘画的背后还有这么个巨大的市场。艺术家想要顶得住诱惑,太难。”

采访中,冯骥才不无忧虑地说,每个时代都需要经典,当下这个时代也一样。“比方说,我们回忆80年代的绘画经典,许多人马上就能想到罗中立的《父亲》;可现在呢,经典是什么?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共同的答案。我们的老百姓能说出来现在哪个画家的身价最高,却不一定知道哪幅画最好。这是当下时代的问题,更是不容回避的时代疾病。”

冯骥才坦言,“艺术走进生活”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生活里有时代的灵魂,更有老百姓的灵魂,这才是艺术家赖以生存的根。“我始终觉得,艺术家要保有一颗淡定的心,要和市场保持距离,冷看喧闹与浮躁。你不在生活里,就不会找到时代的魂,更没有可能创造代表时代精神的经典。”

“杜牧说过,‘功夫在诗外’。我认为,进入到绘画的最高阶段,艺术家所比试的更多是画之外的东西,要靠你的修养来支撑。绘画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一辈子的事情,太功利绝不行。也许你用一辈子去追寻、探索,也难成一位艺术大家;可不用一辈子的劲儿,是绝没希望成艺术家的。我希望年轻一辈画家,耐住寂寞、沉下心来,为这个时代留下些好东西。”

谈抢救:羌族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板块不可缺的一部分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仅2个月,冯骥才就亲赴灾区考察,并积极呼吁、倡导抢救羌族文化。如今四年已过,回顾这一场文化抢救,冯骥才依然感慨良多。

“羌族是个非常伟大的民族,费孝通先生评价其为‘一个向外输血的民族’,可以说我们现有的二、三十个民族血液里都有羌族的基因。”他介绍,羌族虽然人口有限,但在民居建筑、音乐舞蹈、工艺美术、民俗节日等多方面创造了极为灿烂的文化,碉楼、羌笛、萨朗舞、羊皮鼓舞及羌绣,不胜枚举。“一场地震使一个民族的文化遭受毁灭性打击,我感到非常焦虑。中华民族的文化板块上不能缺少羌族的文化。”

编辑:艺术 本文来源:冯骥才:我不会用生命的“下脚料”应付写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