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艺术 > 正文

对毕加索来说,“杰作”的概念是什么?

时间:2019-10-21 00:31来源:艺术
1901年二月,毕加索的朋友卡萨吉马斯在巴黎因情自杀,这时候毕加索还在马德里。他后来画了好几幅包含卡萨吉马斯的肖像的作品,最有名的一幅是作于1903年的《LaVie/生活》。 毕加索

1901年二月,毕加索的朋友卡萨吉马斯在巴黎因情自杀,这时候毕加索还在马德里。他后来画了好几幅包含卡萨吉马斯的肖像的作品,最有名的一幅是作于1903年的《La Vie/生活》。

毕加索

结束参观的最后一幅画,其创作日期是1906年,这个日期着实让人哑然。

所以,他成为一个偶像,成为一个划时代的艺术大师并不奇怪。

统一的色调带来的是一种同化的效果,本应该出现在面颊和肢体上的色彩臣服于一种囊括一切的气氛里,这方便画家不节外生枝地专注到这种没有尽头的抒情当中。正是在这种偏执的色调中,这些凄苦的形象被消弱了真实感,被剥离了本应形影不离的语境。任何一个人都不是那个遭受过真实创伤的人,而是在静止的时间中,伤痛的人投下的影子。

《毕加索:杰作!》是目前为止最完整的一次毕加索作品展,从毕加索创作开始到他去世,共计约1000件作品,其中就包括观众熟知的毕加索作品——— 《小丑》、《山羊》、《泳客》等。

这时他改变了配色,一种更加明亮的红色出现在曾被蓝色支配的画布上,同时他开始描绘流浪艺人,杂技演员,这些形象的动作比之前的形象更加舒展和健美,他们出现在荒无人烟的郊外,过着独立的生活。

对巴勃罗·毕加索来说,杰作的概念是什么?

毕加索无法控制他内心的情绪,这让他笔下的人物都有着强烈的受难中的信号。他们是弯曲的身体,而不是挺直的;他们的脑袋向一旁倾斜,避免观众的审视,而不是大胆的;他们的双臂环绕着自己,呈现出一副自我保护的样子;这些人物无论做出什么动作,在画面上看起来都寂静无声,都无期待可寻。这不是真实的遭遇,这是苦难的理想化。

当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他决定创作一件“时髦”的作品——当时一个流行的主题是参观医院病人。通过将日常生活中的影像与模型相结合,他创造了一个令人惊叹的场景。有趣的是,作品里的父亲以医生为原型,而整幅作品是为了纪念1895年艺术家妹妹康奇塔的离世。

他的眼神像猎人般明亮而锐利,让我们产生了一个印象,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精力旺盛的艺术家,当他创作的欲望来临时,即使一整天都挥动着画笔,也不会感受到疲惫。格特鲁德斯坦曾描述她第一次见毕加索时候的场景,带着一双乌亮的,深邃的,锐利的,奇异的,专注的眼神。注1

亚威农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

Deux nus, 1906

Femmes Leur Toilette

Evocation (Lenterrement de Casagemas),1901

图片 1

Jeanne,1901

我画什么东西是在我思考它们的时候,而不是在我看到它们的时候。——毕加索

La Clestine,1904

图片 2

Les Toits de Barcelone, 1902

图片 3

Le Repas de laveugle, 1903

展览中有一幅素描眼睛:

Autoportrait,1901

图片 4

Nu assis(Madeleine), 1904-05

本文作品图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所有者。

没有比毕加索更变化莫测的人,但是同时也没有比他更诉诸于视觉本身的艺术家了,他强烈的表现欲推动着色彩和线条的诞生,色彩和线条的出现是为了适应自身的体验。

数量如此惊人,对他来说,杰作的概念又是什么?

Parodie dex-voto, 1901

艺栈荐书

当1901年毕加索来到巴黎时,他有着做不完的工作。一方面他要为沃拉画廊准备展览作品,另一方面,和每一个同时代的艺术家一样,他需要处理古典和现代绘画给他留下来的双重影响。在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画家所进行了不同的尝试,和马奈一样,毕加索画了很多坐在小酒馆里的人,这些模特被压缩在近乎平面的空间中,线条远离了学院派式的精巧与灵敏,显得笨拙和天真。

这种独特的性格表现在古典主义的肖像画中,画家深受西班牙画家哈辛托·萨尔瓦多所画的哈勒昆斯的影响。通过这几部作品,模特总是穿着相同的服装,几乎相同的姿势,处于一种深深的忧郁状态;这些主题在整个系列中不断重复和修改。

仍然是1901年,毕加索暂缓了对艺术形式的探索,他开始着重于对周围世界和感受的重现,一种近乎单调的蓝色主导了这个时期的作品。

受非洲影响的时期: 1907年至1909年

约翰伯格曾描述道,毕加索是未完成的不是未完成的作品,而是未完成的经验大师。如果所有的绘画都和可见与不可见之间的对话有关,那么毕加索的艺术,在他最深刻的状态,自我定位于两者之间的门槛,在存在的,刚开始的,未完成的世界的入口。注2

从他的杰作开始。

如果我们肯定他少年时代高超的写实能力,就会明白他现在展示出来的稚拙的手法来自于他有意识的克制。在粉色时期,他也开始克制他对苦难的迷恋。从1904年末开始,也是这段时间,毕加索决定定居在巴黎,在蒙马特区一栋叫做洗濯船的建筑中,这个热情奔放的西班牙人,将受到整个巴黎艺术圈的欢迎。

图片 5

入侵者

毕加索(Pablo Picasso),他是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和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一起开创了立体派,还发明了拼贴画,对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做出了重大贡献。

Pierreuses au bar, 1902

这幅作品是在毕加索位于巴黎的Grands-Augustins工作室完成的,比标志性的格尔尼卡早几个月,所以可以说Femmes a leur toilette是后者的前身。

Femme en bleu,1901

展览特别聚焦艺术评论与批评,从而对毕加索的作品给出了一种全新的解读。本次作品展同时也回顾了包括往期展览、刊物与书籍在内的一系列与作品相关,并在时间的洗礼中将它们推向“杰作”的文献资料。

笔者认为,未完成这个形容对于画家来说,是十分高明的赞誉。在毕加索漫长的创作生涯中,他反复周旋于人体的表现,常常探索一个主题直到透支为止,与此同时,他画风却是跳跃性的,这样的特点让他能够持续保持创作的活力。在他尝试探索某种体验时,同时扮演承受者和支配者两种角色,在游戏与仪式两极之间徘徊。这需要强大的身体能量,才可以在触觉和知觉中找到微妙的切入点。而在这里,毕加索用眼睛发现的事情,我们终究只能用眼睛来承受。

图片 6

结语

“毕加索:杰作!”海报

我想这就是天才毕加索人生的密度。

此后,《亚威农少女》不再“长时间旅行”。但毕加索对这幅画进行了许多解读,这些解读阐明了作品的起源,并在此次展览中展出。

图片 7

Science et Charite

如果想要探讨艺术的力量这个话题,没有比毕加索更适合的人选了。因为在今日,毕加索的名字比任何一个政客都更有辨识度,他的作品是昂贵和品味的代名词,研究类的著作加起来可以塞满一间书屋,他的感情轶事如今仍为人津津乐道。这种个例的高度复杂化会让谈论容易陷入浅薄的境地,因为没有人能够用一句话总结艺术家的一生,实际上也不应该如此。

在夏天到来之前,或许我们可以更深入了解他。

Acrobate et jeune Arlequin, 1905

La Chevre

粉色时期 1905-1906

他对风格有着不拘一格的态度,尽管在任何时候,他的作品通常以单一的主导方式为特征,但他经常在不同风格之间互换

Homme nu aux bras levs, 1902-03

图片 8

现代主义更像是一种接近更加纯粹的绘画的手段,而不是立场。毕加索没有完全站在过去的对立面,对模特写实的描绘在他的表达中常常不可避免。无论是中世纪教堂中的基督圣像,还是新古典主义的英雄般的裸体,都有着一种共同的表现肉体的需要,从欢愉到苦痛,从受难到拯救,这些完全来自于人的抽象而伟大的情感,正是在肉体凡躯之间引起着共振。

Science et Charite非常受欢迎,艺术家甚至在他的家乡马拉加省展览会上获得金奖。

这个时期人物的轮廓线更加轻巧,柔和的色彩并没有抵消对人物的塑形,反而依附于他一直以来的素描习惯,阴影部分的黑色彷佛被擦拭过。尽管如此,形象并没有如雕塑一般浑圆立体,而是被同样质地的背景所吞噬,形成如同曝光一样的效果。形象和形象之间几乎无法交流,某种间断性的元素在阻碍着人物产生联系,即使一群人站在一起,也被个体无法逃避的孤绝所支配着。

La Chevre创作于那个时期,是毕加索绘画中一种重要动物的代表。动物的身体是写实主义绘画和立体主义几何化的共同作用。

想要做一个城市的入侵者,首先要了解他们的法则,要熟悉他们的武器。毕加索熟悉一切来自传统的法则,他幼时的素描功底让他做美术教师的父亲自叹不如,当这个年轻的西班牙人同巴黎取得联系的时候,他迅速地拾起了德加,劳特累克和梵高已经打磨锋利的武器。

1946年,毕加索住在昂蒂布附近的Golfe-Juan,在那一年,Romuald Dor de La Souchere邀请他在格里马尔迪博物馆(Grimaldi museum)建立自己的工作室,他是那里的导演。这位艺术家在那里工作了一个月,创作了23幅油画和44幅素描。有趣的是,20年后,该博物馆成为法国第一个以毕加索为主题的博物馆。

Arlequin assis,1901

名为“毕加索:杰作!”的大展正在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展出。

Homme barbu, lesbras croiss, 1903

图片 9

因为在完成了如此之多的画作之后,毕加索将面临他的另一次转型:隔年,他完成了举世闻名的《亚威农少女》。这是一次彻底的变化,这五个形态扭曲的女人标志着艺术史上浩浩荡荡的视觉革新的到来立体主义席卷了整个欧洲。本次展览看不见的后续,成为了很多通史介绍艺术家的开端,在场馆中看到的变化和探索,也都成为了画家艺术人生爆发的前奏。

立体主义时期: 1909年至1912年

Mre et enfant,1901

他与超现实主义的接触,虽然从未彻底改变他的作品,但不仅影响了他情妇玛丽-特蕾莎·沃尔特(Marie-Therese Walter)肖像的柔和形式和温柔色彩,也影响了本世纪最著名的反战画作《格尔尼卡》(Guernica, 1937年)中棱角分明的形象。

Les Deux frres,1906

图片 10

原标题:未完成的大师,毕加索的蓝色和粉色时期

通过艺术作品、摄影作品和文字,这本书探讨了毕加索对部落艺术的迷恋,以及他对自己的作品所反复强调的影响。

Les Adolescents, 1906

透过毕加索的眼睛:与非洲和大洋洲的艺术面对面

在这幅《卡萨吉马斯的葬礼》中,可以看到同十六世纪画家格列柯在《欧贵兹伯爵的葬礼》中近似的构图,另一方面,图像中高度概括的条状人体让人想起塞尚的《浴者》系列。

图片 11

Groupe dhommes,1902

图片 12

Nu assis aux bras croiss, 1902

图片 13

Christ en croix,1902

现场也展出了大家所熟知的《格尔尼卡》:

La Famille de saltimbanques, 1905

1924年,安德烈·布雷顿(Andre Breton)推荐雅克·杜塞(Jacques Doucet)购买这件作品,但这位设计师去世后,这件作品又回到了艺术市场。最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在1939年买下了这幅画作为收藏。

蓝色时期1901-1904

“非洲艺术?我不了解” 以这种挑衅的口吻,毕加索试图否认他与欧洲以外的艺术的关系。然而,通过数以百计的档案文件和照片,展示了来自非洲、大洋洲、美洲和亚洲的部落艺术如何成为他灵感的源泉。

Casagemas dans son cercueil, 1901

1945年,毕加索在巴黎开始与平版画家弗尔南多·莫拉特(Fernand Mourlot)合作。他们参与了几个项目,在1948年,莫拉特出版了一本皮埃尔·里维迪的《死亡圣咏》,并配以毕加索的插图。重要的是,艺术家和平版画家增加了他们对这一媒介的兴趣,并尝试了海报艺术。他们两人在平版印刷过程中使用的所有工具,以及这些探索的纪念品,都是首次展出。

La Toilette, 1906

玫瑰时期: 1904年至1906年

Arlequin assis,au fond rouge, 1905

Le peintre Salvado en arlequin

Portrait de Sebastian Juner-Vidal, 1903

他认为自己首先是一个画家,但他的雕塑有很大的影响力,他还探索了版画和陶艺等领域。同时,他也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他与女性的诸多关系不仅渗透到他的艺术中,而且可能指引了艺术的方向,他的行为也体现了大众想象中的波西米亚现代艺术家的行为。

编辑:艺术 本文来源:对毕加索来说,“杰作”的概念是什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