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艺术 > 正文

作为人体模特:当我工作时 我的身体不再是关乎

时间:2019-11-04 03:25来源:艺术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以作为人体模特为生,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很奇怪。人体模特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医生或者消防员这样普通的工作。2年前我找到了一些当地人体画像艺术家,并且愿意

图片 1

图片 2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以作为人体模特为生,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很奇怪。人体模特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医生或者消防员这样普通的工作。2年前我找到了一些当地人体画像艺术家,并且愿意为他们当人体模特,这算得上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学到了些经验,发现了这份工作的一些门道。 以作者为模特的肖像画,她说,任何尴尬都靠幽默去化解当我告诉人们我所做的工作时,他们的反应是很奇怪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份工作是比较刺激的,但是少数人认为我做这份工作使得我没法以真实的工作为生。还有让人惊讶的是有人觉得他们也能从事这个工作,还认为我每天的工作就只是抬抬屁股坐下而已。我认为人体模特并不是医学或法律那样的技术性工作,但是如果要想把这份工作做好,得花上50个小时左右才能学到一定的经验。大多数和我年纪相仿的人都吹嘘自己,说他们裸露在陌生人面前不会感到不自然,但至少对于我来说这并不是最难做到的。我裸露在陌生人面前感觉很自然真正让我感到不自然的是我穿着衣服和画家们讲话。如果在做模特期间没有人跟我说话,我还需要花点时间才能适应一小时里有50多个人就那样沉默地看着我。以作者为模特的肖像画,她说,她工作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有时我被困在笼子里、身体被撒满亮粉和丙烯酸颜料、被钉在十字架上、被绳子系起来、和骨架缠绕在一起甚至被捆绑、鞭打和电子扫描通常雇佣我的人都是三小时一次,每小时佣金12欧元左右,每周工作量也差不多就10个小时。然而,有时候佣金在6欧元/小时至35欧元/小时之间浮动,不含交通费用。有时摆拍姿势难度大,我的佣金会多一些。或者有时雇佣我的是一个老头,他们担心我在他们面前裸体可能或没有平常那么自在(实际上我并没有感到不自在),也会多付我一些佣金。这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份学生兼职工作,但对于很多模特来说,这就是他们所有收入的来源。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的父母(他们可能认为我的工作性质和出卖身体差不多),所以他们都以为我这些钱都是做家教得来的。虽然这份工作会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印象,但是也有很多行政工作的元素在里面。我每周要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寻找新的工作机会,然后每次工作之后还要用笔记录下来。一些太投入于创作的画家有时会忘了付佣金,我会善意的提醒他们。温度条件是变化的。在5度(41华氏度)的温度下工作是很正常的,很少有很私密的地方可以换衣服。那就意味着我有时在脱衣服的时候还会有学生从身旁经过。做人体模特当然也会遇到糟糕的时候。清洁也是一个问题别的模特用过的床单上经常会有一两处污点。有一次,我在鲁斯金艺术学院做人体模特,那个老师在命令我脱掉衣服之前根本就没问过我的名字。但是大多数尴尬的时刻,他们都会用幽默来化解。有一次,一个不会讲英语的六年级学生没听懂老师的要求,于是用他的手机照了下来。突然发生这种事情,我朝他大喊让他把手机收起来。对于一个16岁的男孩来说,很少有别的经历比被一个裸体女人用一种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大喊更可怕,而且还是当着所有朋友的面。我仍然很担心那次事件会给他带来长期的困扰。有些工作是容易被遗忘的,但是在学校做人体模特这份工作让我印象深刻。刚开始时,那些男同学们觉得自己没经过允许所以不敢看我,害羞得脸都红了。他们一直坐在地板上,直到老师劝导他们,他们才拿起笔作画。普遍上女孩对女性的裸体更加敏感,但是让人感到郁闷的是她们的画看起来都是完全相同的一个有着硕大饱满胸部、没有腰身没有毛的女孩,腿快断了似的。总的来说,这份工作已经近乎完美了,因为可以整天和沉浸在自己创作中的人打交道。工作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有时我被困在笼子里、身体被撒满亮粉和丙烯酸颜料、被钉在十字架上、被绳子系起来、和骨架缠绕在一起甚至被捆绑、鞭打和电子扫描。受邀参加我曾参与过的画作展览是我社交生活中很大的组成部分。我可以用一个问题来挑逗之前提到的那些人(我脱去我的衣服并以此为生。那你付出了什么呢?)但是至关重要的部分是我的身体,它有足够的灵活性,所以不仅仅是一个物体。我是一位年轻的女士,有时感觉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是胖了还是瘦了还是毛太多了或者是不够结实。当我更年轻的时候,我的自我憎恶感让我考虑到所有的问题。现在,不管有一天是否会长胖,我都不介意了那在画上又是另外一种风格。

编者按:本文的作者是一位年轻的女士,她以人体模特为自己学业之余的工作,她详细而又的向我们解释了自己的工作以及所想所感。通过她的叙述,一种神秘感被破解了。

编辑:杨珊珊

以作者为模特的肖像画,她说,任何尴尬都靠幽默去化解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以作为人体模特为生,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很奇怪。人体模特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医生或者消防员这样普通的工作。2年前我找到了一些当地人体画像艺术家,并且愿意为他们当人体模特,这算得上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学到了些经验,发现了这份工作的一些门道。

当我告诉人们我所做的工作时,他们的反应是很奇怪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份工作是比较刺激的,但是少数人认为我做这份工作使得我没法以真实的工作为生。还有让人惊讶的是有人觉得他们也能从事这个工作,还认为我每天的工作就只是抬抬屁股坐下而已。我认为人体模特并不是医学或法律那样的技术性工作,但是如果要想把这份工作做好,得花上50个小时左右才能学到一定的经验。大多数和我年纪相仿的人都吹嘘自己,说他们裸露在陌生人面前不会感到不自然,但至少对于我来说这并不是最难做到的。我裸露在陌生人面前感觉很自然真正让我感到不自然的是我穿着衣服和画家们讲话。如果在做模特期间没有人跟我说话,我还需要花点时间才能适应一小时里有50多个人就那样沉默地看着我。

以作者为模特的肖像画,她说,她工作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有时我被困在笼子里、身体被撒满亮粉和丙烯酸颜料、被钉在十字架上、被绳子系起来、和骨架缠绕在一起甚至被捆绑、鞭打和电子扫描。

通常雇佣我的人都是三小时一次,每小时佣金12欧元左右,每周工作量也差不多就10个小时。然而,有时候佣金在6欧元/小时至35欧元/小时之间浮动,不含交通费用。有时摆拍姿势难度大,我的佣金会多一些。或者有时雇佣我的是一个老头,他们担心我在他们面前裸体可能或没有平常那么自在,也会多付我一些佣金。这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份学生兼职工作,但对于很多模特来说,这就是他们所有收入的来源。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的父母,所以他们都以为我这些钱都是做家教得来的。

编辑:艺术 本文来源:作为人体模特:当我工作时 我的身体不再是关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