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艺术 > 正文

玖层美术馆“纸上•至上”重新定义“纸”

时间:2019-11-30 06:38来源:艺术
新闻的叛逆:吴以强的报纸媒介创作 盛葳 纸上至上展览开幕现场 长久以来,写作和编辑是我的主要工作,这使得我对媒体、媒介,及其以之作为材料、主题、动机和观念的艺术创作产

新闻的叛逆:吴以强的报纸媒介创作

图片 1

盛葳

纸上至上展览开幕现场

长久以来,写作和编辑是我的主要工作,这使得我对媒体、媒介,及其以之作为材料、主题、动机和观念的艺术创作产生浓厚的兴趣。诸如毕加索、达达派、约瑟夫科索斯、格哈德里希特,中国的徐冰、王度、王友身、张大力,在这方面均有不俗的见识与成绩。正是如此,吴以强以报纸作为材料,以新闻作为创作起点的作品引起了我的注意。

10月20日15:00,展览纸上至上在宋庄艺术东区玖层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邀请了16位艺术家都是自由的、随性的在纸上画画和用纸做自己的作品。其中11位艺术家都是利用便宜的、廉价的甚至是废报纸和废杂志在上面画画。还有5位艺术家是用廉价的皮纸,废报纸以及杂志通过洗、揉搓、挤压、粘贴等手法做成自己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完全打破中国传统以及现代人对纸的认识,纸在他们眼里只是一种材质或仅仅是被用来创造作品的工具。在此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纸上至上所指并非为纸上水墨作品,而是以纸为工具所进行的创作。策展人长风希望通过此次展览让观众重新认识纸,对纸有个重新定义。 今天我们生活在漫天飞舞的纸的世界里,我们无法回避各种纸媒,更不幸的是我们生活被纸媒所虚构甚至被欺骗,想往真实的自由,阐述自我的存在是我们至上的艺术追求!。

作为一名老资格的青年艺术家,从充满生命意识的超现实主义和象征主义油画创作开始,吴以强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90年代末,他开始舍弃这种具有鲜明西南风格的绘画方式,同时,因为工作的原因,吴以强偶然中发现了一种新的创作途径1998年在单位坐班,茶水、报纸成了工作之余的消遣,为打发冗长无趣的时间,我开始信手涂画一张张报纸。这个坐班的教职及其后在杂志社的工作经验让报纸成为吴以强创作的基本材料。

这次展览意在强调一种纸的概念,通过对纸的发生和发展是我们更好的认识纸的历史,纸发展到现代只是艺术家选择的优劣得所,它只是我们再利用的工具而已,在纸上怎样做作品和用纸怎么做作品成为自己发挥的自由尺度,不受传统观念对纸的限制以及道统思想的狡辩阐释,才是我们今天自由化创作的根本。

现代意义上的报纸是一种以社会公众为阅读群体,主要刊载新闻、资讯、时事评论、商业广告的媒体,其基本职能是信息的传播和交换。所谓信息的传播,是指以报纸为信息载体和传播途径,将特定信息传达给报纸的读者;所谓信息的交换,是指将报纸作为一个辩论平台,辑和各种相同、类似、不同和争锋相对的看法。早期报纸是资产阶级追求民主和言论自由理想的重要手段,反过来,资产阶级民主和言论自由的实现又推动了整个报业的发展壮大。因此,尽管新闻随处可见:通知便条、坊间传闻、沙龙聚会、电脑网络其间不乏以讹传讹者,但报纸上的新闻却总是以客观、真实的姿态出现。然而,这个常识确如我们深信的那样吗?事实是,取决于报纸所属的服务对象、办报主体、政治权利、经济利益、竞争环境,不同的报纸依然有不同的倾向。譬如,毛泽东认为:报纸的作用和力量,就在它能使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工作任务和工作方法,最迅速最广泛地同群众见面。因此,新闻需要被筛选、编辑、处理,以特定的叙事方式讲述,然后,以客观的姿态刊登、传播和被大众接受。

胡声平先生是最早用纸做作品的人,这源于他在85时期就在新闻出版社搞编辑的缘故,离开架上绘画而从事纸上制作,那时候他大量地用新闻纸通过印刷加工后制作自己的作品。这段时期胡声平先生的纸制作品都是和绘画的理念有关的,如印刷错版、烟熏火燎、纸浆以及那些烫伤的洞。在有意识和无意识中找寻自己的符号!到了90年代他开始回归纸的原初状态,把买来的纸通过水泡、在洗衣机里清洗,而后用传统的手工做法再制作一张纸,让对象成为作品,不再强加自己的理念和符号,而顺其纸质的规律和自己的性情自由发挥,那些带有毛边的纸就是一种言外之意对纸的最好阐释!

吴以强以报纸为母题的创作,是从篡改新闻开始的。坐班时无聊地翻阅各种报纸并在其上信笔涂鸦,这是一种常见且有趣的打发时间的方式,但对于当时的吴以强而言,这种做法的意义恐怕也仅限于此,而并没有更多地去考虑新闻的具体内容、改造新闻图片人物的方式、篡改新闻可能导致的信息颠倒的结果。然而,这种长期消遣的结果却让他开始有意地收集各种报纸,作为自己创作的材料。

张震宇、吴以强和李枪都是以报还报式的还原一种报纸和杂志的艺术概念,不同处他们在做的过程中都有各自的理念和想法。张震宇的报纸作品是在一次他看报纸的时候,觉得报纸的有些信息很烦,偶尔不自觉地用颜色把报纸的文字和图像涂掉,掩盖掉的报纸他觉得很有意思,信息没有了,报纸还是那张报纸。这样,他开始用丙烯、涂改液涂掉文字,改掉图片,用雕刻刀刮掉图文,很象盲文的一种效果,但不可阅读!吴以强也有如此的经历,他在云南的体制内上班的时候就对日常报纸感到生厌,不同的是他在上面并不是诋毁,而是通过夸大人物形象式的篡改其内容,图文并不并茂,而显得滑稽可笑!如果说张震宇和吴以强的报纸作品一开始以报还报式在消解报纸的新闻性,同时也对那种霸权的报纸媒介提出一种质疑!那么近期他们的作品就分道扬镳了,张震宇把报纸或杂志打成纸浆再制作一张报纸,在白卡纸上挑字、挑图制作一张报纸或书籍。用以报还报方式是那种虚假的媒体还原一种虚拟的真实!而吴以强更是越走越远,他说,我的意图不再停留在篡改报纸图文,而是对纸上传媒的毁灭和重构。

作为正式的创作,吴以强对报纸新闻的篡改是从对新闻图片的改造入手的。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常常被定义为图像的时代,相对于文字而言,图像所承载的信息更加丰富,阅读起来更便捷、迅速,因此,报纸头版新闻或重要评论通常配有大幅的摄影照片,它们与文字一道,构成一条新闻。吴以强对这些图片上的人物形象进行重新的勾画、改造;将框内的头像或半身像延展到框外的文字中,将它们变成一个个荒诞的完整形象;将同一版面中两个或几个不同画框中的人物通过延展的方式构成相关联的完整画面,形成一个全新的叙事。这些新的形象和形象组合被赋予了不同、甚至相反于新闻文字的意义,将同一版面或同一条新闻中的图文对应关系打破,造成阅读的障碍。从而使这些新闻变得似是而非,无法正确阅读。这便具有不同于早期随意涂改的消遣性质,而变成了艺术家对创作对象的主动行为:一方面形象篡改与经营让新闻严重背离其内容;另一方面文字的真实意义随图像的视觉信息变得荒诞不经,刻意造成误会颠覆了新闻。

李枪的撕纸作品来源于他在北京多次搬家所剩的好多废书,他说书不但能读,也能撕,于是他把这些废书开始做减法撕掉多余的,留下需要的那部分图像,他撕出的形象多半是新闻图片的事件性人物,也是以报还报通过把新闻和时尚杂志撕掉、找形还原到引起自己所感兴趣的新闻形象!在新闻和媒体的假象中还原那种事物的真相。今天我们在制造媒体和消费媒体,李枪通过做减法撕书来消解媒体的新闻和文字,使书还原到内在的真实!

编辑:艺术 本文来源:玖层美术馆“纸上•至上”重新定义“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