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艺术 > 正文

拍卖行过度包装头牌拍品?

时间:2019-05-11 09:56来源:艺术
比起2011年,今年的春拍艺术品市场呈现出价量齐缩的势头,一大批近现代著名书画家作品的成交价都纷纷回落。在6月23日举行的上海泓盛2012春拍当代艺术/油画雕塑专场拍卖中,之前受

比起2011年,今年的春拍艺术品市场呈现出价量齐缩的势头,一大批近现代著名书画家作品的成交价都纷纷回落。在6月23日举行的上海泓盛2012春拍当代艺术/油画雕塑专场拍卖中,之前受到高度关注的“中国先驱水彩画家经典遗珍(共520幅)”也遭遇流拍。

被誉为中国拍卖市场第一件“虚拟艺术品”的《地书》项目在只有一个买家参与的情况下,仅以起拍价650万元落槌;520件打包拍卖的“博物馆级”水彩画意外流拍;拍卖前就备受争议的徐悲鸿油画《九方皋》以8900万元落槌后掀起行内的真假争论……历年来似乎总是波澜不惊的上海艺术品拍卖市场,近日却接连出现“爆点”,市场褒贬不一。拍卖业界因此发出自省,拍卖行对“头牌”拍品是否包装过度了?每场大拍必须有几件天价拍品压阵,拍卖行才能对拍卖有信心吗?衡量拍卖行的标准是“头牌”和天价的数量,还是规范和专业的操作?

“水彩经典遗珍”流拍

质疑1:无重器则拍卖不重要?

6月23日,泓盛春拍的当代艺术/油画雕塑专场开槌。拍卖现场座无虚席,连角落里也站满了人——因为在本场拍卖中有两个重磅作品推出,一是被称为“博物馆级藏品”的中国先驱水彩经典遗珍专场,二是徐冰的《地书》项目。

“现在的拍卖市场有误区,好像没有重器推出,拍卖会或拍卖行就不重要了。”尽管笑称“现实就是这样”, 北京华辰总经理甘学军还是很愿意对市场的症结提出自己的意见,“无论是拍卖行、公众,或者市场参与各方,都对这个市场有误解。”

首先登场的是中国先驱水彩经典遗珍专场,该拍品包含了中国第一代水彩画家张眉孙、李詠森、潘思同及雷雨的共520件精品,作品源自资深藏家数十年的收集典藏,不仅品相完好,来源有序,文献档案资料亦非常齐备,同时也是首次出现于艺术市场。由于藏家坚持要让整批作品保持系统完整性,泓盛将整组作品作为一个标的整体拍卖。当天,这件作品以1800万的底价起拍,却无人应价,最终遭遇流拍。

在今年的上海艺术品春拍中,头牌拍品指的应该是徐冰的《地书》、“中国第一代先驱水彩经典遗珍专场”中的520件拍品和徐悲鸿油画《九方皋》。首先“平地惊雷”的是《地书》。6月23日晚8:15,徐冰作品《地书》以650万元在上海泓盛落槌,缔造中国拍卖市场第一件“虚拟艺术品”的拍卖纪录。

“如果这些作品分散拍的话一定会非常受欢迎,但打包拍卖的价格就不是一般藏家能够承受得了。”上海泓盛方面表示,在拍卖现场虽然未能竞拍成功,但这项水彩遗珍在拍前于Z58空间的精致预展所引起的广大影响,以及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上学者专家的肯定和赞誉,已对这些中国前辈水彩画家的艺术成就给予了最高的评价。此外,泓盛也透露,在拍卖会后也有藏家来询价,不排除会后成交的可能。

《地书》到底是一个项目、一个概念、一件艺术品,还是一件收藏品?无论如何定位,它都以拍品的身份成为上海泓盛春拍中最吸引眼球的焦点。这件在泓盛当代艺术专场中推出的拍品与传统拍品不同,它包括《地书:从点到点》书、版权页、作者招贴画,历史版本、书籍、手绘拼贴。手绘《地书:从点到点》故事第二版 63张对页。地书项目工作室还原地书动画片、编辑软件、对话软件、画语装置、版画、概念店等。

“超前收藏”起步

上海泓盛曾表示:“这样的大型艺术项目上拍在国内及全球华人艺术市场尚属首次。”上海泓盛业务副总经理兼艺术总监孙佩韶在受访时表示,《地书》的推出不是偶然,而是三四年前泓盛所做的规划之一。不过,最终选择《地书》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原因,因为《地书》4月21日起在沪申画廊展出,为期1个月,而泓盛计划6月拍卖,时间刚好能衔接得上,“这个项目太大了,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展示给藏家,如果是用传统的手法,预展三天,很难推动,而从画廊展览到预展和拍卖,刚好一气呵成。”

在稍后举行的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中,同样重磅的徐冰《地书》项目尤为夺人眼球。这是徐冰继“天书”、“英文方块字”之后对于语言研究的另一个高峰。在经过长达十年的研创过程后,徐冰的《地书》项目目前已包括了出版书籍、版画、字库软件、动画、装置、工作室场景再现、概念店等,以各种不同的表现方式及艺术形态来完成艺术家的“普天同文”的理想。

然而,与《地书》在拍前受到各路人马追捧的盛况不同,竞拍现场却仅有一个买家通过电话委托方式参与竞拍,《地书》最终以650万元落槌。泓盛以“国内重要藏家”形容《地书》的神秘买家。但无论业内对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买家身份多方刺探或猜测,泓盛对此持一致口径:“我们尊重买家的意愿,不会透露。除非他自己愿意公开。”《地书》所宣扬的“普天同文”的理念并未获得多数受众的认可,有网友甚至在微博上写道:“什么徐冰的什么天书地书,就是个表情帝而已罢了。”还有业内人士对此发表评论称:“拍卖前那么高调宣传,拍卖后就低调处理,肯定是对结果始料未及。”甚至有人以“雷声大、雨点小”形容《地书》的“横空出世”和“黯然谢幕”。

虽然今年春拍中当代艺术普遍表现不佳,有些拍卖行甚至取消了当代艺术拍卖环节,但《地书》却不负众望,一位低调的“国内重要藏家”通过电话委托报出650万元的价格,这位藏家也是该拍品的唯一竞拍者,最终该项目以650万元成交。

尽管如此,当代艺术圈内对《地书》出现在拍卖场上赞誉有加。独立策展人、美术评论家冯博一认为这件作品并没有如一些人所说的超过现实的理解力和承受力:“如果说在中国艺术市场有所超过,那也是指那帮利用艺术品进行投机倒把的市侩们的认识能力。”他认为,“地书”的拍卖具有正面的影响和作用,足以说明当代艺术正在逐渐地被接受和认可。而独立策展人顾振清在受访时称:“徐冰是享誉国内外的艺术家,他的《地书》不可复制和替代。不能因为这样的‘特例’而得出有怎样趋势的结论。其意义在于打开思维的惯性和定势,可以用市场方式让艺术展览有一个别开生面的社会实践方式。”

上海泓盛拍卖董事长赵涌对《地书》的成交表示欣喜。“地书是标志性的!我们开始前只有50%的把握,国内有人开始有超前收藏的理念!”

质疑2:“头牌”没必要“普遍化”?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对于一个世界级的艺术大师,这个价格可以说是捡漏了。事实上,“捡漏”一词在今年的春拍市场上可以说是屡屡有所耳闻。当天有不少拍品都以低于估价的价格成交,而据统计,今年春拍中一大批近现代著名书画家作品的成交价都纷纷回落:徐悲鸿《立马》1840万元成交;吴湖帆《古树层峦》2070万元被竞得;张大千《钩金红莲》1725万元易主。不少业内专家认为,艺术品市场行情已经进入调整期。

“特例”是甘学军对《地书》的评价。“徐冰通过市场的渠道告诉我们,除了《天书》,还有《地书》。对艺术家来说,这是一种创新,我们应该承认尊敬艺术家的这种创作。但是对于拍卖来说,并不算创新,程序和传统没变,只是拍卖一个另类的拍品罢了。”他还直言:“对于当代艺术来说,650万元的价格并不是很高。但也没必要用一把尺子去衡量不同的艺术品。”

市场萎缩与缺少资金有关

面对市场上形形色色的评价,孙佩韶表示:“我们对市场是专业的推动,绝对不是在作秀。因此只有一个买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鼓舞的事情。”在她看来,《地书》项目堪称博物馆级的藏品,其影响力远超过650万元,也超过艺术品,已经成为一个社会行为,未来一旦成熟足以影响整个社会。所以她反复强调,这个“唯一”的买家“很有眼光”:“这次拍卖的是《地书》一个阶段性的项目,而这个项目可预期还会继续下去,并且不断改良。这个藏家把《地书》的文献、手稿买走,很有眼光。”

编辑:艺术 本文来源:拍卖行过度包装头牌拍品?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