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艺术 > 正文

图书馆馆长掉包亿元名画:管理员点数不验画v

时间:2019-05-11 09:57来源:艺术
【导读】价值上亿的百件名画,竟然可以轻轻松松偷梁换柱。一个美院的图书馆,为什么会变成馆长的私人地下室?《新闻1 1》今日关注:广州美院,不设防的图书馆?! ●理智 以下

  【导读】价值上亿的百件名画,竟然可以轻轻松松偷梁换柱。一个美院的图书馆,为什么会变成馆长的私人地下室?《新闻1 1》今日关注:广州美院,不设防的图书馆?!

  ●理智

  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

  一个在业内功底深厚、颇有影响的艺术工作者,一家全国著名美术学院的图书馆馆长,8年间监守自盗,利用其事先配备的图书馆藏画库的全套钥匙,在周末进入画库,将张大千、齐白石等书画家的143幅作品临摹调色,调包后将真品送去拍卖或据为己有,涉案金额逾1亿元。

  解说:

  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原馆长萧元,近10年间用自己所获赃款分别购买字画、8套房产以及奔驰和路虎两辆豪车。

  价值上亿的百件名画,竟然可以轻轻松松偷梁换柱!

  随着案件的审理,法院发现萧元的这种监守自盗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据萧元供述,他在升任馆长之后发现,这些名家画作很多都是赝品,被人调包过;而在他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他又发现,自己多年前用于调包的临摹作,又被别人当作真迹“二次调包”,换入更劣质的赝品。

  被告人 萧元:

  这个案件的曝光,将原本处于清净之地的图书馆推上风口浪尖。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惊天大案?引起人们反思的仅仅只是图书馆管理员的职业操守,还是管理体制本身?对此,我们不妨听听业内人士对媒体是怎么说的。

  实际上我是有两个钥匙,第三道门,他们在里面从来都没有认真锁过。

  马未都(著名收藏家):家贼最容易知道漏洞出在哪里

  解说:

  被告人在法庭上说自己对小钱是有一定的抵御能力是言不由衷的话,我相信他一定是从小画开始的临摹偷盗的。作为一个专业艺术工作者,有自己的著作,有自己的绘画功底,萧元走上这条路很大程度上是他对社会的诱惑不能抵抗,对社会的价值判断产生了混乱。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博物馆系统、图书馆系统的防范显然是不严的。

  一个美院的图书馆,为什么会变成馆长的私人地下室?

  这个事件虽然不能说有普遍性,但它一定不是个个案。大概半个月前吧,北京还报道了一个大学图书馆的管理人员监守自盗古籍善本的案件。在这么短的时间中先后出现这么两档子事,我想就一定不是偶然的。

  被告人 萧元:

  萧元这个事件从侧面也说明了一把手的权力过大,下面几乎没人能够正面去对抗他发出的指令。即便真的有这样的人,那我想也会很快被调离岗位。因此,当事人本身缺乏自律而又没有人来监督,就很容易出问题。

  他们只会点数,你借出去三幅画,还回来三幅画就行了。

  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文物系统的盗窃案件几乎都是外面人来作案;但是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科技手段的提高,大量国家文保资金的到位,外盗急剧减少,反倒发现的问题都是内盗。俗话说家贼难防,家贼最容易知道漏洞出在哪里。而且都是熟人之间,又是上下级之间,久而久之制度没人遵守了。

  解说:

  虽然被告人要对这个事负法律责任,但是除此之外,其他的管理者、参与者也是有相关的责任的。比如拍卖公司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因为一个人手里如果大量出现带有公家名章的拍品,拍卖公司就应该有所警觉。其实,核实的过程有时候并不难,一个电话就核实了。法律现在基本上不能追究它的责任,因为在司法途径中没有这样一个强行的制度。如果说我们在这个法规中有这样的规定,比如说它的非法转向合法的这个途径在哪完成的就追究谁的责任,如果有这样的法律它就很容易追究。

  庭审中,还有线索。

  董国强(北京匡时拍卖公司董事长):拍卖公司不是执法单位,只能听信送拍人的一面之词

  被告人 萧元:

  拍卖法规定,拍卖标的的持有人,即委托人,要向拍卖公司提供藏品的来源和瑕疵说明。拍卖人如果明知委托方提供的拍品来源不合法还要拍卖,那你必须要承担连带责任,我想任何一家拍卖公司也不会这样给自己惹麻烦。

  在我之前和在我之后,这个行为从来都没有停止。

  但是拍卖公司只能是听取委托方的讲述,那至于说他讲述的是不是真的,其实拍卖公司没有能力去核实,因为拍卖公司毕竟不是执法单位,我们只能听信送拍人的一面之词。

  解说:

  事实上,在画作上有某某单位收藏印章标识的东西,在拍卖场上出现的几率其实是比较大的,并不少见。因为这涉及到很多历史原因,比如“文革”中间的查抄退赔的东西,当时查抄以后就被盖上章了,后来就退给个人,这种现象是有的。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拍卖公司不可能因为画上有一个印章,就怀疑他的东西是从这个机构里面偷出来的,就不去拍卖。

  《新闻1 1》今日关注:广州美院,不设防的图书馆?!

  巴桂茹(人民网特约评论员):凸显监管的真空

  被告人 萧元:

  大千世界,无奇无有。作为美院馆长,保护好馆藏真品本是其份内之责,但这位馆长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玩起了监守自盗、狸猫换太子的把戏。对此,我们不禁要问,这起案件,究竟暴露出多少监管漏洞?

  可能很少的一点钱,几万块甚至几十万块,摆在我的面前,可能对我没有诱惑力,如果是几百万或者是几千万这样巨大的数额我就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没有抵挡住它的诱惑。

  漏洞一,门禁制度形同虚设,使馆长掉包如入无人之境。珍品在前,到手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巨大的诱惑前面,馆长脆弱的自我防线简直不堪一击,实施犯罪成为必然。

  董倩:

  漏洞二,专业技术不足,防范基本没有。偌大图书馆,却除馆长之外,根本没人懂美术,保管变成了点数,这就为萧元临摹掉包提供了广阔的“操作”空间。美院里那么多专业人士,为何竟无一人发现赝品呢?是专业水准不够,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出来也不吱声?

  没有抵挡住这个诱惑的这样的画作到底价值是多少?另外一个他为什么能够轻而易举的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对这些名画进行偷梁换柱,还没有人发现,那么从这个案子里面,我们能够想到就是类似的问题,其他的地方会不会也在存在,我们对于文物,对一些文化珍品的保护,有没有一些漏洞,有没有一些欠缺的地方,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话题。

  漏洞三,监督审计完全真空,让馆长掉包几无风险。这位馆长在上任之初,就发现已有人将真品掉包,但他出于私利,没有举报,而是依葫芦画瓢,自己也干起了同样的勾当。这说明无论是平时监管还是离任审计完全虚置,正是这种监管的真空,让这位馆长侥幸心理大增,进而肆无忌惮地实施犯罪行动。

  审判长:

  更为讽刺的是,在案件调查过程中发现,已经掉过包的画作又被别人当成真品二次掉包了,公家的珍品完全沦为了某些人手中的玩物。

  被告人姓名。

  来源:中国商报

  萧元:

  

  萧元。

  审判长:

  出生时间?

  萧元:

  1957年11月6日。

  审判长:

  民族。

  萧元:

  汉族。

  审判长:

  出生地。

  萧元:

  湖南益阳。

  审判长:

  文化程度。

  萧元:

  大学。

  审判长:

  工作单位。

  萧元:

  广州美术学院。

  审判长:

  从事的职业。

  萧元:

  教师。

  审判长:

  职务。

  萧元:

  图书馆馆长。

  解说:

  站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上的萧元,曾出版过文学评论集、小说、荣获过多个全国性文学奖项,他的简历被列入到了湖南省图书馆网站的名人文库。这份简历显示:萧元从1987年开始发表美术史论著,并有多部论著出版,2002年10月从《芙蓉》主编调到广州美术学院,任该院图书馆馆长、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和硕士生导师。然而,谁会想到,正是这个萧元,会在广美犯下如此大案。

  公诉人:

  经依法审查查明,2002年10月至2010年3月期间,被告人萧元利用其担任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的职务便利,利用其事先配备的图书馆藏画库的全套钥匙开门进入画库,以自己事先临摹好的赝品调包的方式将馆藏的张大千、齐白石等书画家的143幅书画作品窃为己有。

  解说:

  起诉书显示,画作到手后,萧元通过拍卖公司,将自己偷窃来的画作进行了拍卖,成交价总计人民币3470.87万元。除此,他手中还有18件尚未卖出的字画,已经被有关部门扣押。经鉴定,这18件作品,估价约为人民币7681.7万元。

  公诉人:

  本院认为被告人萧元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窃取公共财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2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72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解说:

  身为图书馆馆长,萧元得到了作案的便利,而根据他的供述,选择调包画作的标准,则是看临摹的难易程度。

  萧元:

  就在这个一般是周六、周日图书馆放假,关门了,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我自己用手中的钥匙进入画库,然后挑选比较好临摹的字画带回家,然后花几天时间把它临摹好,然后再送去装裱好。完了以后再把我临摹的这个赝品就是假画放回去,然后把图收藏留下。

  董倩: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案件的大致的情况,刚才说了萧元他承认是广州美院图书馆的原馆长,他任职的时间是从2002年到2010年大概近八年的时间,按他自己说调包的时间是其中的一段,是从2004年3月到2006年年底两年的时间,起诉书上认定,他调包了143幅,那么涉及到的金额加起来大概是超过1亿,那么对于这两个数字143幅和1亿这样的数字,他自己有异议,但是我们还是要等到法院最后的认定,我们今天关注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萧元他是一个内行,他是一个内部人,结果他成了内鬼。

  另外本来他的身份应该是很好的去爱护,去保护,去看护好这些名字画,结果他自己倒成了一个蛀虫,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文化学者马未都,马先生您先看,我们先看这个人,按说他自己他在业务上他在这个整个的领域里面,他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而且他自己说一般的钱也引诱不了他,他有一定的抵御能力,那么为什么他在这个问题上,他最后会这么做,您分析。

  文化学者 马未都:

  我觉得他说他有一定的抵御能力可能是一个言不由衷的,我觉得他说几十万,几百万对他不能诱惑,好像得上千万对他就有诱惑了,我觉得这个不一定是他真实的想法,我觉得几十万他一定是从小画开始的。那么对他来说他是一个很专业的艺术工作者了,他有他的著作,有他的绘画的功底,他走上这条路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他对社会的判断,对社会的诱惑不能抵抗。那么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博物馆系统,图书馆系统的防范显然是不严的。我刚才看到说是他拿了配了整套的钥匙,这个在一般博物馆是很难做到的。

  董倩:

  那马先生您看,这个案子昨天庭审,您觉得据您的整个对于行业的了解,您觉得这是一个个案、孤案,还是说它还是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的?

  马未都:

  我觉得它不能说是有普遍性,但是它一定不是个孤案,前几天,大概半个月前北京还报道了一件事就是北京也是一个大学的图书馆,管理图书的管理人员拿走了大概我印象中是200多套图书,而且都是古籍,而且相当一部分已经在网上卖掉了,剩下的都是在家里起赃的,那通过这么近的时间频率中出现这么两档子事,我想这事就一定不是偶然的了。

  董倩:

  好,既然这件事情它并不是一个个案,不是一个孤案,接下去我们就来分析,那么在整个的对于文物或者对于这种字画的珍品,在保护方面存在着哪些欠缺,或者说漏洞、不足的地方。

  解说:

  全国八所专业美术院校之一,华南地区唯一一所高等美术学府,这是一个已经有60多年历史的美术学院。根据广州美术学院官方网站显示,这里馆藏的有名家字画真迹、从国外引进的仿真名作以及汉画像石原拓2543件。在这么一个以历代书画珍品为馆藏特色的图书馆里,要把馆藏的书画作品带出图书馆,是件容易的事吗?

  被告人 萧元:

  就是在之前的话,美院的这个老师和研究生都可以凭他的证件到图书馆借阅,上课的时候给学生展示或者研究生进行临摹。

  公诉人:

  你们画库是几道门的?

  萧元:

  三道门,每一个老师有一道门的钥匙。

  公诉人:

  那就是学生提出了申请,需要每一道门的老师的?

  萧元:

  三个人必须同时到场。

  解说:

  三道门,三把钥匙,三名教师,严格的规定,却不能约束作为图书馆馆长的萧元。公诉书显示,萧元手里拥有图书馆藏画库的全套钥匙,他可以自行进出藏画库。

编辑:艺术 本文来源:图书馆馆长掉包亿元名画:管理员点数不验画v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